北京理财网平台

不可想像!假如外地人离开北上广深!

教你做个亿万富豪2019-06-11 14:14:54

加午夜禁地微信"mmxo18",寂寞的夜晚你可能会需要她!





外地人口消失一个月





  在外来人口消失一个月后,许多餐馆关门大吉,而剩下的餐馆在不那么激烈的竞争下,提高了服务员的工资和产品价格,本地户籍人口补上了劳动力短缺,问题不会太严重。但需要注意的是,走掉的“外地人”有72%是生产者,而本地人只有44%是生产者,故外来人口消失必定会造成总需求大于总供给。尤其是对于餐饮、家政服务来说,外来人口消失,会导致五分之四的供给走掉,但是餐饮和家政的需求不会减少五分之四。于是,钟点工、服务员、快递和理发师重新出现,只不过价格出现了显著提升,一部分人只好放弃了钟点工服务,下馆子时加付服务费并额外给服务员小费、忍受半个月才到的网购、减少理发频率或者自己理发、自己学会擦车和修车——这就好像过上北美留学生的生活。






外地人口消失半年





  制造业工人消失五分之三,对大众汽车、振华港机等产品具有差异化的企业,或会提高工资招工。但另外一些产品竞争激烈的企业,提高工资则意味着失去竞争力,例如外来员工超过20万的广达上海制造城,或会收缩流水线支撑个半年。此时,大量制造业企业会选择关闭上海的厂,转移到其他劳动力充裕的地方。


  不仅劳动力价格上升会带走企业,企业本身的流出也会带走许多企业,例如一些企业虽然苦于上海市的高工资水平,却因与上下游企业进行低成本运输的集聚优势才留在上海。但如果相应的上下游企业流出上海,这个优势消失了,剩下的企业就会加速流出。企业减少,当地税收减少,财政收入减少,而公共服务随之减少。





外地人口消失一年






  2013年,上海市共出让1230亿元土地。有了未来数千亿元土地出让和土地回报的抵押,加上杠杆,2014年,上海市各级政府负债5194亿元,其中3704亿银行贷款、826亿建设-移交项目以及360亿政府债务。土地价格上升,政府可以卖地赚钱;有了土地做价格稳定的抵押物,融资平台公司可以贷款,可以借新债还旧债;商业发达,租金充沛,政府就可以稳稳地接手BT项目而不用担心无法付钱。


  但是在人口消失的前提下,一系列连锁效应逐渐产生:


  1、建筑工人减少四分之三,原本一年可造好的商住楼,需要五年竣工;原本三年不到即可修好的地铁,需要十年才能竣工,商业用地产生回报的期限拉长。便利店、餐馆减少70%,商业设施无法获得租金回报。商业用地的吸引力下降。


  2、消失的1000万外来人口,每户2.49人,约有400万户家庭。这些家庭中,拥有自己房产的仅有12%,除去居住单位住房的人口,还有70%左右需要租住私房。根据2012年上海市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每个租住私房的家庭平均每月缴纳房租658元。也就是说,每年支付221亿元的房租。这部分房租消失,导致一些贷款购房的家庭无力偿还贷款,开始抛售房产,居住用地的吸引力也下降。


  3、制造业企业流出60%,许多工业用地荒废,转卖却无人接手,只好继续压低价格。工业用地价格下降。


  这三个现象加在一起,土地便失去了价值。一旦土地失去价值,上面所说的一切都成了泡影,政府会卖不出地,也无法用土地抵押贷款。2014年,上海市政府的欠款5194亿需要在一年内归还四分之一左右,也就是1300亿。而上海市的总税收原本是2700亿元,劳动力减半、企业大量关停后,税收减少至少一半——也就是说,上海市一年的税收,不考虑任何公务员工资、公共安全、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全部用来还债,也才刚刚好收支相抵。而如果不还债,又无法展期,上海市政府可能就此破产。







外地人口消失三年后






  把博物馆、动物园、地铁运营权以及各种上海市国资委下属企业全部卖掉,再使用各种各样的办法,上海市政府最终偿还了五千多亿债务。松江、奉贤、青浦和嘉定四区人口减少6至7成,原本在这四区的工业企业也关停过半,通勤需求大幅度减少。由于仍然需要节省开支,政府无法维持大范围的公共交通,于是只有中环以内才有稳定的公交地铁和不那么残破的道路。


  由于郊区人口密度下降,商业活动无利可图,会向人口密度仍然比较高的市区转移。因此,一部分原本在郊区居住的人会向市中心区域迁移,另一部分无力搬迁者,则继续居住在没有商业活动、没有公共交通,也没什么人烟的中环外。


  三年后,上海重新变成了一个稳定的城市,虽然城市竞争力下降,虽然产业出现了大失血,商业和服务业也不再像先前那样发达,虽然国际大都市的地位不再。






外地人口消失三十年后






  届时,上海市户籍人口的老龄化比例高达27%。2010年以前,上海市城镇养老保险并不覆盖外来人口,养老金收入每年上升14%,在2010年达到了707亿元。2011年,由于纳入了外来人口加入养老保险的缴纳行列,上海市的养老金收入骤升28.5%,至909亿元。随着养老保险在外来人口中的覆盖面扩大,2013年,养老金总收入已经上升至1437亿元,平均每年上升27%。外来人口的补充极大地缓和了老龄化的压力。


  突然间,外来人口全部消失了,这将使得上海的养老金立刻出现超过400亿元的缺口。由于税收减少,政府无力进行财政补贴,上海市的老年人口退休金需要下降三分之一才能保持社保金的收支平衡。在极重的养老负担下,年轻人更加无力生育,上海的极低生育率0.7可能会保持下去。按照这个生育率,在35年后的2050年,如果退休年龄不变,上海将会只剩下770万人,其中400万退休人口,145万工作人口。


  点评:不看上述数据,真不知道“外地人”对于一座大城市来说是那么的重要。但是,既然“外地人”能够左右一座大城市的未来,为何不能以本地人的角色发展各自的中小城市?说到底,这是教育、就业、医疗等资源配置极不平衡所致,这使得上述问题走入了一条死胡同,看似简单,实则难解。不知各位对此有何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