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是什么促使韩国民众将选票投给了文在寅

观察者网2019-06-08 02:24:5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韩武星

韩籍留学生

5月9日,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获得41.1%投票,当选为韩国第19代总统。应该说,这一届韩国总统选举是艰难的,尤其面临着韩国宪政历史上空前未有的弹劾及相关事项尚未解决的局势。而这也是时隔9年之后,民主党候选人再次当选为国民总统。

新韩国、新政治


从去年10月开始的第一次烛光集会以来,历经7个月,烛光民心成为改革势力的核心力量,积极推动了政权更替。虽然文在寅的当选是预料之中,但未获得过半数选票仍是可惜。尽管如此,他在五位主力候选人间的竞争中获得41.1%的支持率,与第二名候选人洪准杓的选票差距有557万票以上,这些都意味着文在寅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从10日开始,文在寅作为韩国新总统,必须先解决社会各界所关注的问题,并开启新韩国、新政治。

尽管本届大选的拉票活动时间有限,但产生了许多政治学上的争议。最典型的例子是韩国选民终于打破了“两强争霸格局”。一般来说,韩国大选的基本框架为两位候选人和两党间的意识形态竞争,而最终反复出现由保守政党或进步政党交替的结构。然而,本届大选活动呈现了完全不同的形态,即五位主力候选人在“1强(文)2中(洪、安)2弱(刘、沈)”的框架下,没有中途放弃、没有候选人之间形成单一化,都最后完成了大选竞赛。这在韩国政治上是史无前例的,既不是意识形态竞争,也不是人物竞争,而是一场新的选举形态。

但拉票活动当中形成了“挺文对反文”格局,依然出现了牵制与负面攻击等旧态政治的标志。由此,韩国国内产生了一种“选择不是最佳的,而是次恶的”异常现象,支持保守倾向的选民,尽管对保守政党及其候选人感到深深的失望,但还是不愿文在寅当总统,因此选择洪准杓或安哲秀,试图阻止文在寅当选。其结果,支持率相对低的候选人也不能放弃大选,坚持牵制文在寅。由此,竞选初期形成的“文对安”两强争霸格局被打破,文在寅能够在相当高的支持率下比较容易当选。

除此之外,韩国政治的最大问题“地域主义政治”,也终于被打破了。文在寅在岭南(保守)和湖南(进步)获得了较高的支持率,与洪准杓和安哲秀的竞赛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成为第一次在全国受欢迎的总统。

最后,除了60岁以上年龄层外,文在寅在全年龄层取得了胜利。具体来讲,文在寅在20岁以上获得47.6%支持率、30岁以上获得56.9%以及40岁以上获得52.4%,都保持了较高的支持率,而早在18代大选中作为核心变量的50岁以上选民中,文在寅的支持率占36.9%,压倒了洪准杓的26.8%。这种现象起因于韩国年轻人注重就业问题,以及要求新政府解决社会不平等问题,而中壮年层渴望改革数十年之久的弊病。

韩国民众选票的动因是什么


本届大选活动期间,韩国的选举管理委员会和国营电视台共进行了五次电视讨论会,但很多韩国人对参加电视讨论的五位候选人感到不少失望,尤其是文在寅和安哲秀这两强候选人,因为韩国民众认为他们的发言能力和讨论的话题都未满足选民的要求,反而称赞刘承旼的表现和选举承诺。尽管如此,刘承旼并未获得选民的支持,其原因是什么?而韩国选民投票的主要动因是什么?

第一,选民不愿行使“死票”。本届大选从表面上看,五位主力候选人的竞争激烈,但在国内,文在寅当选的现实性早已成熟,这决定了选民的投票方向和目的,“不是文就是反文”。因此,一直以来支持文在寅的选民不论他在电视讨论会上的表现如何,还是投了文在寅的票。反文势力也一样,为了阻止文在寅当选,他们选择了保守倾向的候选人,不过最大的问题就是保守倾向有三位候选人,存在着一定的、有限的代替人物,因此保守选民无法集中投一位候选人,都依靠自己偏好投票,反而分散了选票。

第二,本届大选的关键是“现在”vs“未来”vs“保守”这三个“概念”间的竞争。“现在”是指朴槿惠下台后留下的许多政治弊病,包括年轻人就业问题在内的一系列社会问题,这是大多数韩国人最关注的现实问题。选举的功能是政治审判,国家领导人和现任政治家都是通过选举接受政治审判的。由此,许多韩国选民优先考虑的一项就是我们到底怎么能够体现政治审判,找出实现政治审判最适合的人物。结果,韩国民众记住了曾经在光华门广场与烛光民众一起呼吁新政治的文在寅,认为他是最不腐败的政治家,给予他鼓励和支持。

“未来”可以看做代表安哲秀的一个核心形容词,他一贯高呼“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口号,并强调其重要性。尽管许多韩国人,甚至年轻人面对诸多现实政治问题,他们都很了解国家经济的未来的确在于“第四次工业革命”,但他们还是认为解决现实问题比未来经济问题更重要,因而选择了“现在”。

最后,以洪准杓候选人为代表的“保守”,他和他所属政党的战略是非常单纯的。众所周知,竞选初期,他的政治基础,即保守政党的地位是相对不平衡的。在如此艰难的基础上,洪准杓宣布参加本届大选,当时很多人怀疑他能做什么。随后,经过了五次电视台讨论会,他的支持率从3%瞬间大幅上涨,最后达到了24%,但这不是奇迹,而是预料之中的结果。这一数据与反对弹劾朴槿惠的20%支持率是一脉相通的,是永远不变的韩国铁杆保守支持者的比率。由此可见,投洪准杓候选人的24%选民,其中不少选民的投票目的不是选总统,而是集结分散的保守势力,他们针对的就是在明年举行的韩国地方选举上,恢复保守政党的政治地位。

文在寅与安哲秀

“87年体制”的完成


“87年体制”是指前任总统全斗焕发表“4·13护宪措施”声明,以拥护明文规定的间接选举制的原有宪法,这引起了民主抗议,韩国就此引进了总统直接选举制度而形成的政治体制。此后,韩国从卢泰愚到朴槿惠一共举行了6次大选,维护并巩固了民主主义制度。

尽管如此,国内很多政治家都说韩国政治尚未进入民主主义完成阶段。因为1987年以来,4位保守政党候选人和2位进步政党候选人被选为韩国总统。保守政党作为朴正熙、全斗焕军事政权的政治流遗产,国政运营基调都放在以社会不平等为担保的经济成长和体制巩固。进步政党则将国政焦点放在分配与平等,政府向国民不断呼吁肃清腐败。

但韩国面临1997年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韩国国民形成了唯一追求经济成长的一边倒思想,忽略了民主政府的呼吁。其结果导致1997年举行的大选中,进步政党候选人金大中(DJ)不得已要通过当代朴正熙的核心人士、保守政党候选人金钟滗(JP),形成“DJP联合”才能当选,而卢武铉也是通过与保守政党候选人郑梦准进行候选人单一化,才争取到了胜利。即从李承晚、朴正熙政府至全斗焕政府,当时军事政权下的政治人物及其所属政党的总统候选人,都从“87年体制”以来继续发挥了总统当选的绝对作用。

然而,本届大选活动期间,文在寅却没有与保守政党候选人进行单一化,凭借一已之力以明显优势当选韩国总统。这意味着韩国的“87年体制”,经过了30年的艰难历程,终于实现了完整的民主主义体制。所以有评论认为,文在寅的当选意味着韩国民主主义的完成。这是韩国进入新政治时代的第一步,我们期待文在寅政府为建设更坚实的民主主义国家打好基础,实现社会改革。

新时代,光华门总统


如朴槿惠此次被弹劾一样,历任韩国总统总是难逃腐败魔爪。按照苏格拉底的政治思路,所谓民主政体是任何人都能参政的政治制度。任何人参政的结果导致政治变得乱七八糟,乱七八糟的政治将导致政治腐败,政治腐败导致整个社会的腐败。

过去60年,韩国政治是腐败和堕落的历史,而韩国社会腐败的最大标志是没有人说“正义”,若说了就会被受歧视。在韩国社会,连年轻人也不说“正义”,只关注眼前的利益。无论何时,年轻人是纯粹的、理想的。然而,年轻人站在就业、挣钱、结婚等各种现实问题上,他们感兴趣的不是政治,而是自己。这种环境和氛围是腐败的政治家和成年一代所造成的,是他们应要承担的责任。

曾经我并不支持卢武铉总统,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正义”,但应该承认,卢武铉执政时期,韩国的民主主义是最发达的,韩国的政治是最清廉的。韩国有句话叫保守是腐败而亡,进步是分裂而亡,这是说明韩国政治时总会提到的修辞。“闺蜜干政”事件所引发的朴槿惠下台,展现了韩国保守政治腐败的悲惨结局,其结果是什么呢?韩国的年轻人成为政治改革的先锋队,都到光华门广场大声呼喊“正义”,开始发生新的变化,并且再次成功实现民主政权的执政。

文在寅是卢武铉总统的最后一任秘书室室长,我们对他的要求是再次致力于民主主义的发展。而我们希望他能够实现“平等的机会,公正的过程,正义的结果”的政治目标,开启新时代的韩国。

猜你喜欢

“谁的命令?谁的命令也没有,这是我的职责。”
她让日本网友喊出了“谢谢中国爸爸”!
急着送小孩去美国留学的中国父母,请听听杨振宁的这段话

转载规范请后台回复:转载

商务合作/广告投放

market@guancha.cn

QQ 2920915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