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一场正式的投票

旧思新罗2019-06-09 21:36:45

这真的是一件拖了很久很久的事情。

    

    《脸书》水彩画展从20182 3日结束至今,因各种不可抗的因素,任何关于画展的文字都一直拖拖拖。面对各位朋友提出的“你究竟啥情况,为什么啥都没更新啊?”“结果呢?”“就这样没啦?”的疑问,我竟无言以对。就在此刻,我在家里的电脑前码字的场景让我联想到自己小学时寒假开学前几天赶作业的画面,同时各种关于画展的镜头像电影一样投影在脑海,瞬间思路千头万绪,竟不知从何说起。尽管如此我还是努力理清思路,并计划接下来整理几篇文章,以期通过不同角度、具有代表性的环节或是特定的几张作品来描述这个展览。

眼下最重要的,当然是将展览最具仪式感的投票环节与大家分享一下。




01

困扰

       

        对于一个展览而言,要同时做到有意思又避免空洞地装逼是有难度的。50张最终定稿的画被送去福州路简装的时候,我和小江都有些担忧,50个跨度大,独立性强的角色被阵列在展厅里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尽管我一再强调这些形象的定语:“汉字文化圈,或者是受汉文化影响的”“华夏的”“中国的”,我自己都知道这些定语只能成为范围,只能表示一个集合,但不是一个具体的值。

关于展览主题忧虑和困扰一直伴随我来到杭州。我见到了研究生同门慧姐(叫赵慧,杭州大开建筑事务所的主持建筑师)。在例行宴请中,我们谈到画展的主题,如何使其更具 “当代性”,而不单纯是一个“把画摆出来的一个画展”。。赵慧提出了投票这个概念,“投票吧,一人一票,可以投多个形象,观众不仅用眼睛看,还要用手去投,给这样一个看似没有明确主题的展览带来了一个话题,观展的同时还要发自内心的去指定和选择”。王越也表示赞赏这个提议,如果这个展览能让观展者参与投票选举出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形象,肯定可以使得整个展览更具话题性。虽然最终并没有完全解决关于主题的困扰我却以为用投票这种最具民主意味的手段来参与这个毫无实际选举结果的画展,恰好可以组织一次一本正经的幽默感、仪式感与这五十个形态各异灵魂之间的默契演出。

02


投票


展览前一晚忙到凌晨,灯光、衬布以及会场的布置刚刚结束。慌乱中,我们发现整场投票运动中最大的困难:如何实现投票?之前的方案是将便签纸放在门口,让观众自行取出然后直接贴在画面上或者旁边的衬布上,在一直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之前我对这个方案不置可否也根本无暇顾及。但是心里知道这是不行的。票数一多,整个展览就乱了,到处是便签纸会显得整个展览的质量非常低。然后问题一直就被搁置到了距离开展时间只有9个小时的凌晨。展厅里散落着的屏风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我们最后商量出一种不破坏展览本身的投票方式——把这些画打印成黑白的A4纸张贴在屏风上,然后用便签纸往A4纸上面直接贴,投票和画展被划分为了两个独立的区域,画展区和投票区。


投票的开始是由工作人员江歌缘拉开序幕的,她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两票投给了《齐天大圣》和《张牧之》。凌晨一点我们正准备离开,一个女同事好奇地从旋转门外探进来(设计院不管夜多深都始终是有人的):你们这是要干嘛。“展览,要进来看吗?”,女同事进来看了一圈,她是除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以外的第一个观展者,我们站在门口看着她在空旷的展厅认真的看画,然后走到门口贴上便签纸,那场景真的很有诗意。

投票过程伴随着整个展览的三天时间。但由于要上班,所以我只能中午和晚上下来现场逛逛,所以我失去了观察一大半投票过程的机会。在展厅的时候我就成为一个演员,假扮成为一个现场的工作人员,我站在灯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静静地看着他们看画讨论并投票。看到有趣的情况就来和观看展览的人进行互动,这个过程简直是我这辈子目前经历的最有趣的事情(后面我会专门说这事儿):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我是作者,所以我能听到他们最真实的声音。投票的过程也是充满了趣味:我特别观察了各类人投票的动作,有的人手持便签,贴在了一张上面,然后迟疑了一下又撕下来贴在了另一张上面;有的人紧锁眉头,抿着嘴来回比较这些形象,感觉像个阅卷老师;还有的互相商量评价,再缓慢贴上便签纸。小小的屏风成为了独立于展览的一面民主墙,很快,票数高的《账户余额》和《张牧之》等A4纸已经显然不够用了,我们只得迅速补贴几张。

有几个场景令我记忆深刻:一个小朋友非要贴一票在《女王大人》上,但是不够高够不着,他妈妈就抱着她投了票,这一幕被我拍下来了。还有个戏剧性的现象是:绝大部分的人似乎展览都没有看完,就直接把便签纸贴在了票房冠军《账户余额》上。其中我看到有一个女观众,在迅速投了粉红毛爷爷以后,竟然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对着他说了句“保佑保佑,就看你了”。。。。。。感觉就差三炷香了。。。



03


结果

说是投票结果没有实际意义,是因为我主观上并不能把高票数的画如何如何,我既不能把画作焚烧了,也不能拍卖,也不能跪下来喊万岁。我顶多能做的就是把它摆出来展示给大家然后用自己拙劣的文字说两句。正因为看似没有实际结果却又正式和严肃,这件整件事(连同投票与画展)才能成为我们想要的艺术。

23日的晚上投票结果在远道而来的本科同学的监督下产生。

记录员:我。唱票员:刘力,廖彦,施磊。监票:邓雯。公证人员:王君益,刘稳,邓爽。投票结果如下

整个唱票过程是公开透明的。《账户余额》以145票的绝对优势遥遥领先,紧接着是票数相差不大的78票《张牧之》和71票的《奴婢才是夏雨荷》,排名第四的是46票的《查无此人》,排名第五是44票的《女王大人》,第六名是41票星爷的《斧头帮》,第七名为40票可爱的小企鹅《哔哔哔哔哔》,第八名为31票的《掰》,第九名为30票的《叶赫那拉氏》,第十名为27票的马爸爸《宝》。

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具有普遍娱乐价值的凤姐和如花会有较多的票数,可事实证明,群众还是更关心自己账户的余额。没有实际选举结果,并不等于没有意义。至于这前十名,每一张我都会抽时间写点东西,而本文没有时间和空间了。我先把它们按照票数高低的顺序放出来,因为并不是每个朋友都看了画展或者并参与了投票。

最后我放两张赵慧和我年轻时在南大的照片,再次感谢他的“民主思潮”为《脸书》增加的色彩。照片中两个男人中比较胖的就是他,虽然他现在已经很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