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我只是想投个胎(四)

笔墨予辞2019-12-01 14:31:58

  

  

  可是哥哥也是男的。

        江佑一想到那一阵快把自己腐蚀的灼烧感以及臭哄哄的哗哗声,不禁打起了退缩的堂鼓。

  

  江佑一抬头张望了一圈,看见了叽叽叽叽的燕子。

  确认过了轮回路,不能做哥哥家的人,也要做哥哥家的魂。

  江佑一快速地往燕子肚子里一钻。

  

  中午阳光正好。五岁的江祝一拿着竹竿,兴冲冲地跑到院子里,举起竹竿往燕巢上一戳。

  啪叽,燕巢连带着五个鸟蛋碎了一地。

  燕妈妈在空中哀鸣着盘旋,江祝一见了一愣,小心翼翼地用手把蛋液遮住,小声说:“对不起,我错了……”

  下午,江祝一就缠着江卫国去买了一个精致舒适的鸟窝,特意挂在了原来筑着燕巢的地方。

  

  冥府。

  江佑一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

  阎王:“你不赶着去投胎了?”

  江佑一双目无神:“我歇会儿。”

  阎王:“投胎路上一分钟人间一年啊。”

  江佑一挣扎着爬起来,爬到一半,又坐了回去:“那……那我就歇人间一年吧。”

  阎王:“……”

  这时来了一男一女两个新魂魄。

  男人取下腰间的玉佩,恭恭敬敬地递交给阎王,接着紧紧握住少女的手说:“请让我们继续做兄妹。”

  阎王暗中观察了下玉佩,故作高深地一挥手:“去吧,自己去挑一户好人家。”

  于是男人牵着少女走到轮回台前,抱着少女跳了下去。

  江佑一:“不……”

  阎王拿起玉佩喜笑颜开。

  

  江佑一等了等,发现少女没有被吹回来。

  他“噔”地爬起来,迈着小短腿狂奔到轮回台边上,撅起屁股往下面瞅,没有魂。

  伸出小短手探了探,没有风。

  

  江佑一跑回阎王脚边,指着轮回台仰头望着他:“没有吹回来!”

  阎王把玉佩拿在嘴里咬了咬,满面笑容。

  江佑一指着轮回台仰头望着他:“没有吹回来!”

  阎王转个身,把玉佩朝心口按了按,又往怀里藏了藏。

  江佑一指着轮回台仰头望着他:“没有吹回来!!!”

  阎王不耐烦地挥挥手:“哎呀!没有吹回来就没有吹回来嘛!”

  江佑一怒,奶声奶气质问:“你说不能两个人一起跳!”

  阎王耳朵抖了抖,转脸去看河里游的兔子看草地上跳的乌龟看空中飞的小粉猪。

  江佑一气得小身子发抖:“他们跳了!两个人!没催肥来!……吹回来!”

  阎王脸上挂不住了,怒目瞪着他:“穷鬼!嚷嚷啥?啊?嚷嚷啥!你们两个穷光蛋,一块布都没有,还好意思跟阎王老子提要求?”

  江佑一:“……”

  江佑一:“你又没说要收钱!”

  阎王:“本来就不收钱……”

  江佑一指了指玉佩:“!”

  阎王:“我只不过收点小礼……”

  江佑一气呼呼地坐在地上,绝食抗议。

  

  阎王:“你看隔壁那户人家真的挺……哦,没了,那兄妹俩投进去了。你看隔壁那条街上有个老总……”

  江佑一:“不要!”

  阎王:“你看菜市场那边的翠花儿多漂亮……”

  江佑一:“不去!”

  阎王:“你看这个区的王阿姨是位老师哎……”

  江佑一向他怒目而视。

  阎王:“……”

  阎王摸摸鼻子,转个身开溜找孟婆喝花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