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理财常识> 5000万韩元等于多少人民币?韩为何屡次禁止OLED技术人员跳槽中国?新型显示产业新政将重点推广柔性面板!
轮播图


5000万韩元等于多少人民币?韩为何屡次禁止OLED技术人员跳槽中国?新型显示产业新政将重点推广柔性面板!

2021-05-13 14:15:26


1.LG Display广州OLED峰会:LG OLED工厂落户广州,将打造中国OLED生态系统

2.维信诺发布4款柔性可折叠AMOLED新品

3.

4.华为 Mate 20 Pro 谍照曝光,后置三摄 + 曲面刘海屏

5.我国新型显示产业行动计划即将发布 将重点支持柔性面板等量产技术

6.“中国屏”的辛酸史:中国显示器工业前景几何?

1.LG Display广州OLED峰会:LG OLED工厂落户广州,将打造中国OLED生态系统

集微网消息称,9月19日LG Display在广州汇华希尔顿逸林酒店召开了"2018 OLED巅峰盛会(OLED Partners' Day)",会上邀请了140多位来自LG电子、创维、康佳、长虹等电视整机厂商,苏宁、国美等四大销售渠道商,视像协会、电子商会等行业机构的代表以及业内专家和学者,共同探讨中国OLED产业的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

会议上LG Display CMO(首席市场官)吕相德社长表示在广州设立OLED生产线的计划于去年12月通过韩国政府审批,到2018年7月广州OLED工厂已完成全部审批手续,正式落户在中国广州。据了解LG Display广州OLED工厂投资额达460亿元,将于2019年7月进行投入生产,届时将生产55英寸、65英寸、77英寸OLED电视面板,计划产能为6万片/月,而且未来还会根据市场情况将产能进一步扩大到每月9万片,这意味着在OLED领域,中国将成为重要基地。

另一方面,LG Display电视事业本部黄龙起社长在会议上也表示LG Display十分重视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为此在中国投建了韩国本土之外的唯一一条OLED生产线一广州8.5代生产线,旨在为中国品牌提供更方便、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这次峰会还邀请了中国著名纪录片导演萧寒到场,他对于OLED的画质给予了充分肯定,萧寒认为用镜头展现真实本身,是最有力量的,而好的纪录片作品,需要在好的屏幕上得到最大程度的还原。OLED纯粹的真实与色彩是液晶电视感受不到的。萧寒希望越来越多的电视用户,能够在OLED上看到“只有对画质十份苛求的人”才能感受到的震撼视觉。

55寸 OLED透明显示屏

88寸LG 8K OLED显示屏

此外,在消费升级过程中,对居室环境的细节要求,也让OLED 电视在设计方面的优势得以充分体现。例如,LG推出的“Wall Paper(壁纸)”电视恰如其名,其体积压缩到了极致,在居室环境中可以呈现壁纸一样的效果,这也是高端OLED 电视备受追捧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奥维云网(AVC)副总裁董敏在现场发布了《OLED电视用户满意度调研结果》,结果显示OLED购买人样的满意度非常高,OLED是令人放心的未来趋势产品。

会议末尾LG Display电视事业本部黄龙起社长发布了OLED中国市场战略,宣布LG ,各电视厂商,渠道商等合作伙伴,致力构建中国OLED生态系统,为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电视体验。(校对/ANSON)

2.维信诺发布4款柔性可折叠AMOLED新品

9月19日,在“2018中国显示学术会议”首日,东道主维信诺以4款柔性AMOLED显示创新产品打响了本次学术会议的“第一响礼炮”。作为特别献礼2018中国显示学术会议的重要技术及应用成果,维信诺用柔性可折叠AMOLED系列产品、柔性AMOLED双面显示超薄一体机以及柔性AMOLED全景可视化智能音箱向与会嘉宾展示了其对未来柔性显示应用场景和智能终端形态的深入思考,也为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厂商提供了重要的创新方向。

柔性可折叠AMOLED手机

柔性可折叠AMOLED新品实现信息输出与便携的完美平衡

可折叠一直是移动终端产品重要的发展形态,在移动终端“身材”经历由大至小,由小至大的轮回后,寻找大屏信息输出与产品轻薄化之间的平衡变得更加重要。不同于传统的拼接屏幕,此次维信诺展出的柔性可折叠AMOLED平板电脑与可折叠手机,均采用维信诺柔性AMOLED一体屏,在视觉上消除拼接屏幕带来的“割裂”感后,展开可达7.2英寸的屏幕尺寸也已超越目前市面上流行的最大手机屏幕尺寸,在享受海量信息输出的同时,厚度也比当下主流智能手机更加轻薄,同时实现了消费者对大尺寸屏幕和便携性的产品需求。

柔性可折叠AMOLED平板电脑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折叠形态的任意弯曲属性,也使得维信诺柔性可折叠AMOLED产品通过内弯达到类似于笔记本式的操作体验,而通过系统实现分屏显示操作,将为产品带来更加多样的场景组合。

柔性AMOLED双面显示超薄一体机引发创意黑洞

作为另一款引发围观的创新产品,柔性AMOLED双面显示超薄一体机则更具有适配性。依托维信诺领先的柔性显示技术和制造工艺,柔性AMOLED双面显示超薄一体机通过两个柔性AMOLED屏幕背对贴合实现1.5mm的超薄厚度。

柔性AMOLED双面显示超薄一体

约等于15张A4纸的超薄厚度,平面式双面信息输出,柔性多样弯曲形态,已足以适应未来商务办公、家庭娱乐、智能建筑等各式各样应用场景,不仅为下游终端厂商打开了终端产品形态的创意黑洞,也直接印证了“泛在屏”时代万物皆可显示的理念。

务实升级 综合型智能娱乐终端已见端倪

智能音箱作为抢占IoT时代的重要入口,一直受到各大终端厂商的关注。由于具有先天语音互动优势,在加入AI加持后,智能音箱已成为家庭娱乐甚至是智能家居的核心。

柔性AMOLED全景可视化智能音箱

此次维信诺展出的柔性AMOLED全景可视化智能音箱,在智能语音互动的核心功能上,利用维信诺已量产的柔性AMOLED屏幕,增加了360度全景可视化特性,不仅能为消费者带来全面的视、听盛宴,也为这个智能IoT的重要入口带来更直观的人机交互形式。此款产品的亮相,不仅是对现有智能音箱类产品向可视化、多媒体方向的重要升级,也代表着未来综合型智能娱乐终端的前沿形态。

随着“泛在屏”时代的到来,屏幕将成为更加重要的交互窗口,而柔性显示因其具有的多样化适配形态,将成为开启万物显示、引领技术变革的“金钥匙”。维信诺作为新型显示产业的代表企业,也是柔性显示技术的引领者,将不断探索创新边界,为未来生活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来源:OLEDindustry)

3.

近年来,韩国频繁传出面板技术人员跳槽到中国企业任职的消息,使得韩国业界颇为紧张。三星、LG等显示技术企业纷纷寻求法律支持,防止人才和技术的外流。

韩媒9月16日报道,,禁止LGDisplay(以下简称“LGD”)前员工A某跳槽至中国企业。据悉,A某已于2017年7月辞职离开LGD。这是继5月底之后,LGD第二次寻求法律手段禁止员工跳槽。

据了解,。

韩媒称,上述二人均为OLED专业技术人员,离职时均和公司签订了“商业秘密保护誓约”,内容是不在国内外竞争对手公司就业,而且不在其他地方使用在任期间获得的商业秘密。

A某以个人创业为由离职,不过辞职后试图前往中国显示器制造公司任职。,A某承认是自己提出离职且有跳槽打算,并主张自己并未掌握OLED核心技术,不过该陈述未被认可。

而B某离职时则表示,打算和家人一起前往美国,实际其当时已经收到了中国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显示器制造公司的入职通知。

因被认定为泄密,,如果违反禁令需要每天要支付1000万韩元(约合5.9万元人民币)的间接罚款。

事实上,除了LGD之外,三星等企业也在寻求法律支持防止人才和技术的外流。今年7月,三星显示器以保护敏感技术为由将离职员工C某起诉,,禁止这名前员工在中国公司任职,被告在两年内都不得跳槽到三星的竞争对手公司或分包商。

三星方面表示,去年8月C某提交“商业秘密保护誓约”后离任,谎称进入韩国某家船舶安全管理公司,但实际进入了一家总部位于中国成都的光电材料公司,这家公司与三星的中国竞争对手京东方(BOE)关系十分密切。

由于发生多起类似事件,韩国业界技术外流疑虑逐渐升高。韩国中央大学教授张夯培表示,技术人员外流是因为目前韩国企业以及国家对科技发明和技术创新的奖励不够充分,而且相关企业保密措施不够到位。若要防止先进技术外流,除了提供研发团队额外奖励之外,对相关合作厂商也应有完善保密体系,提高相关人员的保密意识。至于政府方面,应当增加技术保护预算,扩充产业技术保护部门人力。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中国OLED技术水平还落后韩国3年多,不过未来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OLED市场。有数据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三星显示器在全球柔性OLED显示器市场占据了约94%的份额,但是中国企业一直在努力缩小与韩企的差距,尤其是在柔性OLED领域,预计到2020年,中国柔性市场份额将突破25%。(来源:中国家电网)

4.华为 Mate 20 Pro 谍照曝光,后置三摄 + 曲面刘海屏

距离华为 Mate 20 系列的正式发布越来越近,新机型被曝光的消息也随之而增多。近日,知名爆料人 Roland Quandt 曝出了两张华为 Mate 20 Pro 的真机谍照,基本可以确认 Mate 20 Pro 将会采用曲面刘海屏设计。

自华为 Mate 系列增加了 Pro 系机型以来, Pro 系机型一直都采用曲面设计,为了配合如今尽可能高得屏占比发展趋势,这次华为 Mate 20 Pro 在原有曲面屏的基础上采用了“刘海”设计,似乎显得有点保守。

此外,考虑到年初发布的华为 P20 系列已经采用了三摄设计,相信在 Mate 20 系列中,三摄肯定不会缺席。有消息称, Mate 20 系列的三摄排列采用了“正方形”设计,具体是将三摄以及闪光灯以正方形的方式放置在机背中上方的位置。

在硬件配置方面,华为 Mate 20 Pro 预计将会配备一块 6.25 英寸 2K 曲面刘海屏,采用麒麟 980 芯片,延续前代的 IP67 级别防水。此外,“刘海”内获奖集成 3D 结构光模块。

5.我国新型显示产业行动计划即将发布 将重点支持柔性面板等量产技术

9月20日,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吴胜武表示,工信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尽快发布实施2018-2020新型显示产业行动计划。将重点引导支持企业进行超高清、柔性面板等量产技术研发,加快研究布局OLED微显示等前瞻性显示技术。行业权威数据显示,2016至2022年,柔性AMOLED需求的年复合增长率达35.1%。上市公司中,维信诺326亿元投向AMOLED项目;中颖电子在AMOLED驱动芯片领域领先。(来源:证券时报)

6.“中国屏”的辛酸史:中国显示器工业前景几何?

屏幕是我们每天观看时间最久的事物之一,可多年来,中国电子工业一直笼罩在“缺芯少屏”的焦虑中。从改革开放初期实现彩电显像管国产化的辉煌,到近年来中国企业在液晶显示面板领域的重新崛起,一部“中国屏”的辛酸史,就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追求自主技术创新的奋斗史。

技术替代风暴来袭

中国彩管工业一朝崩溃

2004年,9月的陕西咸阳已有了一丝冷意。这是马金泉执掌彩虹集团的第4年。尽管年逾花甲,但这位中国第一、世界第五大CRT(阴极射线显像管)彩管企业的掌门人,并未就此庸庸碌碌等待退休,而是在这一年,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投资6亿多元引进日本日立的超大屏幕显像管生产线(K线)。

在那个年代,6亿是笔不小的投入。要知道,彩虹集团2003年全年的净利润才6.8亿元。但马金泉依旧对这笔豪购有信心,因为他相信中国人对彩电的需求还远远没有枯竭。改革开放20多年来,彩电几乎成了中国人美好生活的代名词。尽管市面上新近出现了LCD(液晶平板显示器)技术,但市场份额少得可怜。有彩电就得有彩管,这是历史与当下共同告诉马金泉的道理,“CRT至少还能辉煌十年”。

然而,兴奋与麻痹中的彩虹万万没想到,一场平板显示器替代CRT显像管的技术替代风暴已然来袭。

残酷的现实甚至等不及2004年的日历全部翻完,进入12月,国内所有彩电企业都打出了平板彩电的旗号,CRT彩电销量大跌,全国彩管业库存量同比上升367%。仅仅3个月后,彩虹集团的职工就发现,自己花大价钱买回的生产线已成了被淘汰设备。一位彩虹员工回忆到,当初去日本拆K线的时候,日本员工还流着眼泪说彩虹捡了大便宜,“其实人家流的是‘鳄鱼的眼泪’”。2005年,彩虹集团净亏损5.5亿元。而那个始终未建成投产,却耗尽企业所有元气的K线,也成了彩虹内部员工口中的“坑线”。

彩虹的故事并非个例。一位业内资深管理者回顾到:“当国外很多厂商已经确信一定有新东西替代,不能再做CRT时,中国却还在往上冲。”在这场风暴来临的前夜,中国彩管工业的决策者们几乎全部下错了赌注。

2003年底,国内最大的玻壳生产厂河南安彩集团斥资近5000万美元,购买了美国康宁公司9条玻壳线,生产线未组装完成企业便已巨亏;2004年,TCL全盘收购欧洲汤姆逊的CRT彩电业务,导致数年的亏损……

于是,伴随液晶平板高歌猛进的,是国内彩管企业的迅速凋零。2007-2012年间,一度赫赫有名的中国“八大彩管厂”相继破产,中国CRT产业在历经数十年辉煌后,彻底成为历史。更致命的是,液晶平板显示器对CRT的替代,使中国彩电工业再次陷入到对国外供应商的高度依赖之中。

国外液晶平板制造企业为了防止中国企业的竞争,甚至都不来中国建合资工厂,中国彩电企业所需的平板电视屏必须完全进口。中国花费20年时间使彩电工业价值链的95%在本土生成,如今20年积累的优势一朝尽失,中国电视近八成的销售利润又再度被国外厂商攫取。2007年4月,时任信产部副部长娄勤俭痛心疾首地说,“目前国产品牌平板电视的情况令人担忧,不亚于中国彩电业产业化之前”。

图为一九九一年,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永宁乡摩梭族群众在看传统的显像管电视。(资料照片)

风暴中的“诺亚方舟”

京东方“意外”崛起

仿佛冥冥中有定数,2003年成了中国显示产业决定命运的关键年份。

这一年,“八大彩管厂”纷纷开始接过国外企业甩掉的包袱,继续扩大CRT产能。同样在这一年,名不见经传的京东方却利用亚洲金融危机的机遇,成功收购了韩国现代集团的液晶显示业务,正式挺进液晶平板显示器领域。

两相对比之下,一个问题自然浮现在人们眼前:为什么“八大彩管厂”会误判形势,在技术替代的风暴面前被冲击得片甲不留?而京东方却能提前布局液晶平板业务,在风暴来临时便已坐上“诺亚方舟”?

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企业与政府研究所所长、《光变》的作者路风教授看来,过度依赖引进是产生误判的根本原因。“一哄而上的大规模引进不仅抛弃了原来的技术基础,而且使中国彩电工业成为一个只会引进现成技术但不会研发技术的工业。”路风表示,一个没有参与新技术(平板显示技术)发展过程的企业,是不可能提前预判产业发展的方向的。

可京东方对技术替代的敏感又从何来?按照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自己的说法,只是因为京东方曾经历过这种“创伤”。

京东方的前身是北京电子管厂,属于新中国成立之初苏联援建156个工程中的重点项目之一。随着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对电子管的技术替代,曾经辉煌一时的北京电子管厂在改革开放后走向衰落。

正是因为经历过第一次替代危机的惨痛,使京东方的领导层始终忧虑下一轮替代危机,从而树立了“惶者生存”的理念,也坚定了京东方必须主动参与技术变化过程、必须自主掌握技术的信念。于是,早在1994年CRT如火如荼之际,京东方就成立了平板显示预研小组,着眼新型显示产业,这也为其在2003年的精准抉择打下基础。

更重要的是,自主掌握技术的信念,让京东方避免了对引进技术的过度依赖。不同于彩管工业“中外合资、引进产线”的套路,京东方选择了“海外收购、自主建线”的模式。在2003年收购现代液晶显示业务后,京东方2004年立刻依靠被收购企业的技术力量(125名韩国工程师)在北京亦庄建设5代线。这条自主建设的生产线,也成了京东方最本源的技术学习平台。在这里,京东方锻炼培养了2000多名本土专业工程师,成为当时国内同行业中规模最大、掌握技术最全面、最有经验的一支技术团队。

京东方模式的成功,也给其他厂家带来了希望。天马微电子2006年在上海自主建设了一条4.5代线;2010年,TCL集团和深圳市联合成立了华星光电,借助从台湾招揽的200多名工程师团队,华星光电在深圳自行设计、自主建成了液晶面板8.5代线。

如今,京东方、华星光电、天马微电子这些自主建线模式的践行者,都已成为中国液晶面板行业的龙头企业。

图为七月三十日,宁蒗永宁乡落水村摩梭群众戈瓦平措(左一)一家在观看液晶电视。 胡 超摄)

新一轮技术变化到来

中国显示器工业前景几何?

今天,全球显示面板行业正经历着从LCD向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AMOLED(有源矩阵有机发光二极体)的新一轮技术变迁,中国企业再次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2012年初,,“我们并购的时候有一样东西没看准,就是未来电视会往哪个方向走。究竟是等离子平板还是液晶平板,当时更多人认为是等离子,我们认为汤姆逊的背投更胜等离子,一脑门子扎下去,结果赔了大钱。”

那么,当前的中国液晶显示企业会像当年的前辈彩管企业一样,再次发生误判,“一夜回到解放前”吗?

2017年10月26日,一条轰动业内的消息给出了答案:京东方第6代柔性AMOLED显示屏生产线正式量产。这是中国首条、继三星之后全球第二条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它意味着中国企业已成为液晶显示产业新一轮技术变化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

纵观全球液晶面板行业,在新技术来临之际,日本与中国台湾企业显得思路不清、后劲不足,最新型的柔性屏基本只是中韩两国的天下,OLED屏则是三星占据着绝对优势。中国在用于电视的大尺寸液晶屏幕领域拥有越来越多的份额,京东方更是在2017年首次超过韩国双雄三星、LG,成为显示面板出货量的第一名。而在用于智能手机、个人电脑等中小型液晶屏领域,韩日企业仍占据优势,不过中国也在发力,逐渐蚕食他们的市场份额,一个鲜明例证就是京东方在今年3月打入苹果公司的供应链,成为苹果笔记本电脑的供应商,以及苹果手机OLED屏幕的观察对象。

液晶显示领域的未来究竟属于谁?对此,路风教授表示,高技术工业竞争的成败不在于短期内的技术水平,而在于能否以足够的盈利去支持不断的技术研发。他相信,在这一点上,中国企业有着足够的后劲。“竞争规律在任何一个工业都一样:退守高端只能是死路一条。”

而中国企业正凭借自己的成本优势,不断将韩日企业挤出中低端市场,凭借在中低端市场的步步为营、慢慢积累,不断为高端市场的技术开发提供源源不绝的能量。(来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