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CEO倾情执笔:创办网投网,是这样一件事

网投网订阅号2019-04-28 14:11:12

当我把手放在键盘上,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网投网的成交额刚刚超过2亿。记得公司成立一周年的时候,我们难得放松了一下,去广州天河体育中心看了一场球。回来的时候,已进入深夜,车奔驰在广深高速上,窗边黑暗和霓虹交替,这一年多以来的经历像电影片段一样,再次出现在脑海。

创办网投网,于我个人而言,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2012年,我从工作稳定待遇优厚的中信银行辞职,加入了创业大军。我想,只要我足够勤奋,再加上运气的眷顾,我能赚到比原来更多的收入。我会生活无忧,然后把心爱的姑娘娶进门,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

故事的开头,的确是这样的。我和老段一起,有了自己的公司,我们有了时间上的自由,可以边喝着早茶边谈着业务,赚钱似乎手到擒来,易如反掌。

2013年,谈了7年恋爱的姑娘终于被我娶进门了。我们在高中相识,在高考后恋爱,我们一起来到陌生的东莞,我们一起见证着彼此的成长,我们也从翩翩少年步入而立之年。

记得我告诉老徐这个消息的时候,老徐还开了个玩笑:七年之痒快来了,要结赶紧结!办婚礼的那天,四海宾朋齐聚,我几乎在一瞬间觉得:人生既已如此,夫复何求?

就在我经历了人生第一个重大角色转变后不久,2013年的冬天,珠三角制造行业危机蔓延,各行业融资需求激增。我和老段经营的融资中介公司如鱼得水,享受着轻松月入10万的喜悦。如果就这么下去,我想我们也会过得很安逸。

而彼时,五哥正享受着富足安逸,他的同学刘在德国和华尔街精英圈子里游走,徐在广州码字,只有我和老段偏安东莞。那时,P2P骤然兴起,我关注着,也惊愕着。惊愕的是,当时肤浅的认为通过互联网募集资金进行放贷,这个会不会与法律相违背,会不会很快被有关部门叫停。

我经常会和老段聊起互联网金融,聊起P2P。老段来东莞之后就进入了一家大型的投资担保公司,他经手的业务动辄上千万。对于风险的认知和把控是老段的强项,当然,这也造就了一个风险厌恶型的他。为了让他更多地了解互联网金融和P2P,我特意上网买了不少互联网金融行业白皮书,让他细细揣摩,了解行业。后来这也成了我们的一大利器,从那时起我们买了不下100本白皮书,送给许多关注我们但又不懂P2P的朋友,其中包括午夜阳光、林林总总、顾问李岩、丁军波、宋永军、郑平……于是他们渐渐的成为了我们的第一批忠实的种子用户。

仿佛我们都过得不错。但偶尔和身边的朋友聊起当时的生活,总觉得多少有些怠慢自己的青春。我们这一代人,永远处于时代的变革中:我们初中毕业的时候,人家上小学免除学杂费了;高中时代,当我们埋头苦学,想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希望将来有个好归宿的时候,大学生不包分配了。后来,满大街都是大学生,没人能给自己铁饭碗。

我们总是处于被动的改变当中,被动地接受,被动地遵循。也许,我们需要一个机会,让自己走在大多数人的前面。

互联网金融就是这样一个“风口”。过去的5年间,我一直深处银行和中小企业融资的第一线,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就像是身边发生的寻常事一样。只不过,对新兴事物的认知总有一个逐渐成熟的过程,而就在这个过程中,先一步上路的平台如今大多数如日中天了,也有很大一部分寿终正寝。刘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关注互联网金融,他甚至特意去一家机构做过相关的项目;徐则多年来一直奔走在财经领域,自然很快就被互联网金融吸引,以至于后来纸媒落寞都不是他离开报社的主要原因。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代。雷军说,只要站在风口上,就算是一头猪,也会飞起来。当身边的创业伙伴、朋友都对一件事抱有极大的兴趣的时候,其中迸发出的热情和勇气是可想而知的。那么,我的主动改变,我们关于走在大多数人前面的梦想,就这么启程了。

2014年5月下旬,当网投网的初创团队坐在松山湖凯悦酒店大堂彻夜神聊时,那一天刚好是我28岁的生日。五哥说,我们的故事,要有一个奢华一点的开始。我意识到:这事情要干了,而且必须马上干。所以,现在我很能理解很多创业故事的桥段为什么会一见钟情、一拍即合,那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是第一次见面,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勇气、信任,甚至是网投网的雏形。

就在那个晚上,基于我们各自做人的底线,以及对行业的认知,我们达成了朴素的“约法三章”:1、安全第一。风险是最大的成本,危险的不做,高风险的不做。这在后来公司的推进中,我们一致选择了第三方资金托管(不设资金池);所有的项目必须都由靠谱的融资担保公司担保,并且有足值得的抵押物;2、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人要投自己的平台项目。自己的平台,自己都不敢投资,这样的平台还有未来吗?所以我们决定:股东都必须到平台上来投资项目,关键员工要跟投项目,核心员工持股。我们不希望有人出现业内常见的道德风险;3.以诚为本。这看似一句空话,但在日后却渗透在网投网的方方面面。网投网提倡对外规范透明,对人真诚相待。在营销中,少烧钱,多让利给投资者人,并且对真诚投资人的意见和建议给予充分的重视。

为了让大家在之后的岁月中能不忘初心,我们甚至还特别约定:今后谁打歪主意、出坏招、想冒险,谁就主动退出,断绝了一切“变节”的可能。这些最朴素的共识,在日后为网投网赢得了安全可信赖的良好口碑。

次月,便有了网投网。我们选择在此时加入,具备明显的后发优势:既能够学习成功的经验,也能够避免别人失败的惨痛教训,像设资金池、不做托管、平台自融、拆标配期不合理、短期资金做长期项目导致提现困难等,前人犯过的错误,我们都要提前做好防范。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们从制度设计上以及经营理念上下了很多功夫,所以我们坚信网投网会发展成为真正让投资者放心的、一流的P2P平台。

理想总是美好的,但最难的日子还是来了。我们初定的计划是8月份平台上线,可是7月底我们还在为用谁的系统发愁,同时业务团队也开始设计产品,实地走访客户了。

7月中旬的一天,我记得是周末,南方的骄阳似火热得让人窒息。我和老段刚回公司,业务团队老大跟我说由于家里反对意见太大,不得不离开网投网,他觉得很对不起我。我沉默良久,突然感到一丝凉意,狠狠抽了几口烟,想到刚刚成型的10多人业务团队眼看就要群龙无首了,而且线下业务是网投网的命根子。

于是我亲自带队负责业务开拓,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白天见客户,晚上与技术和运营团队一起设计产品,设计流程直到深夜。7月底,我们出于投资人利益保障的考虑,最终选定债权转让的交易模式,系统推到重建,开发团队几近崩溃,前期的心血几乎全部白费。不过那段时间公司办公室里“高大上”的淋浴房发挥了重要作用,技术团队夜里犯困的时候,冲个凉水澡,立马变清醒接着干活。

2014年9月9日,注定是个要载入网投网史册的日子,这一天网投网V1.0正式面世,虽然略显简陋。后来,我们有了第一个正式项目,第一笔回款,看着小伙伴们兴奋的眼神,仿佛他们都把网投网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着她呱呱落地,到慢慢成长,我们无不洋溢着满满的成就感。

是的,我也曾经犹豫彷徨。尤其是当看到各路P2P平台纷纷跑路、倒闭时,到底是有什么原因妖魔化了这个行业,还是P2P所推崇的普惠金融压根儿就是个伪命题,我不得不思索。可是每每看到相关报道时,总是情不自禁的后背发凉,叹息之余也会分析出问题的原因。

直到有一天,当我意识到所谓的跑路或者倒闭只不过是某些从业者违规操作,不按金融行业规则办事所造成的后果时,我从未如此坚定的认为网投网必将避开前人犯下的种种错误,以一颗对金融的敬畏之心,走一条遵循金融的客观规律的道路。

2015年11月6日上午,网投网交易额已经突破了两亿人民币。看着从五湖四海发过来的“贺词”,我感到由衷的喜悦。那一天是周五,整个公司都洋溢在这种气氛中。看着他们活跃的身影,我翻开了曾经的一些老照片:我们第一次开投资人见面会,我们第一次集体活动,我们站在胜和广场的天台上,看着南城的夜景,等待着网投网V2.0的上线……我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看着这些,眼眶却已湿润……

这一年多以来,我们团队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艰难和痛苦,同时也享受的小有成绩的喜悦,为的就是要在大潮退去之时,不至于裸泳。说到创办网投网,相比08年我和一帮热血青年顶着8月的炎炎烈日踩单车上北京,这算不了多艰难,只是精神上压力比较大,比起那会儿天天睡马路,以及一路上的艰辛和孤独,我们现在的创业处境要好上千倍、万倍。

人生总得要有那么几件事情能拿出来讲讲的,比如当你年老的时候,给你的孙子讲故事时,你望着夕阳能若有所思,内心深处总有那么几个疯狂的人或事能打动你,让你双眼湿润、热血沸腾,足矣。

创办网投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件事情。

写于网投网交易额突破两亿之际,感谢每一位陪伴我们成长的人。


《网投网创业故事》连载正在进行中,关注“网投网订阅号”,更多故事等着你……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 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