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特朗普当选之后,我们将迎来一个怎样的时代? 问投哪

投哪网2018-11-11 11:45:42

说实话,作为一个看客,大多数人对美国大选是抱着消遣的态度,因为远在大洋彼岸的总统选举,实在是对我们没有太大的真实性影响,但当特朗普真的当选之后我们又不免有些忐忑。

这个男人将会给世界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美国?不少人都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很多人都将特朗普的当选看做是继英国脱欧之后的又一次黑天鹅,但在笔者看来特朗普的当选是“情理之中”。事实上特朗普的当选,恰恰说明美国人已经厌倦了精英政治,而中国的崛起和美国衰落让美国人退回了孤立的“美国主义”:美国是美国人的美国,而不是全世界的美国。从今以后美国人不再关心全世界,开始只关心自己。

美国的普罗大众不再希望去当世界警察;而是希望一个懂行的商人来重振美国经济。

事实上,当英国脱欧的时候我们就应当知道,经济社会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如果对于脱欧以及特朗普初选中冲破重围都以特殊情况来解释,只能更充分说明我们中有些人对于当前社会的矛盾和形势并无真切认识! 


这个矛盾就是美国的痛点——不平等


回看2008年,金融危机击碎全球经济繁荣,事后的处理虽然避免了大规模萧条,但经济的缓慢恢复导致多数发达国家收入水平迟迟没有回复到危机之前。


不仅2015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仍低于2007年,而且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研究,2012年最富裕的那1%家庭占据了美国全部财富的42%,这一比例高于欧洲与中国。 

不平等加剧是金融危机后的全球景观,对比美国金字塔尖的1%人群被大众认为从经济恢复中拿走最多好处,中国等新兴国家则在大规模刺激之后进入资产泡沫,共同点都是财富分配的不平等进一步上升。

经济缓慢恢复,导致就业普遍萎靡,中产阶级荷包缩水,民粹主义重新抬头,而政府也更多转向保守,这使得极左和极右重新兴起。 

社会、政治与经济问题日益纠结为一体,公共债务的飙升、选民人数的老龄化、社会观点极端化的抬头,已经在日本等国出现,这一次终于在美国集中爆发。


一个超IP时代(个人崇拜)正在开启


特朗普的本次上位,其实不仅揭示了美国社会的分裂,也预示了全球新时代的来临。


特普朗的应运而生,既表现为民众对于民主党过去执政的评分不高,又体现了魅力型权威在现代社会的复兴,可谓对于主流政治经济体系历次不满的集中大爆发。

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将统治合法性来源分为三种类型:首先是传统型,古代社会的长子继承制,比如王室;其次是奇里斯马型,也就是个人魅力型,比如各种极权领袖;最后是法理型,指的是现代社会中由选举程序而确定的权威,典型如美国总统。 

如今情况之下,特朗普可谓在法理型中诞生的怪诞奇里斯马。特郎普的口号是让美国重新伟大,他的演讲颇具煽动性,专家分析听众往往感到与他一起强大的共振,这与一般政客的刻板演讲不可同日而语。


这位皇后区起家的大亨,虽然总被批判语言直白不爱阅读,但是他对于电视媒体的精湛经验,使得他重新塑造了电视辩论、竞选宣传等竞选底线。他作为亿万富翁,却以人民的偶像自居,以中下层白人利益代言人起家,在粉丝心中甚至以战士的姿态挑战了主流,最终得到认可。 

这对于中国并不陌生,远的不说,就说最近的创投IP热。所谓IP,即知识产权的缩写,在流行中更多表示有人格特质或者个人媒体的人或者物品甚至社群。

正是IP的出现,将偶像的代入感与粉丝的参与感在互联网时代放大,IP的特征即被朋友总结为“无脑买”,如果还不熟悉,想想万千少女为韩流明星一场演唱会的日夜守候。

中国IP经济学和美国大选有什么关系?看似是商业和政治的分别,其内涵却存在一致性。

在中国,粉丝的能量更多作为消费存在,而在美国,特朗普则将个人魅力从电视投射到政坛。特朗普才是真正的超级大IP。多少令人深思的是,中国华人,即使是受过教育的高知群体,不少对川普表示热情。

抛开一些人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这一方面源自华人传统上更支持共和党理念,另一方面也多少揭示,部分华人对于权威心态的认同。也正因此,这一次美国大选,也是少数中国微信圈针锋相对的国际话题,甚至不少人会为支持谁而辩论不休,代入感十足。

这种关注在各种扭曲信息与焦虑心态作用下,不无失焦之处。

国人常是凭借国内政治中得来的经验去判断美国政治,其结果就像一个笑话里,农民以为皇帝的生活就是吃很多饭。


点击【阅读原文】立刻领取668元新手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