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共享经济时代,那个投了滴滴与饿了么的朱啸虎背后有哪些令人怦然心动的小故事?

盛景商业评论2019-07-05 20:36:38


关注「盛景商业评论」,思考快人一步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是滴滴的首轮主要投资人。在当年投资滴滴的决策过程中,以及与程维等滴滴团队首次见面的场景里,朱啸虎都有着难忘的小故事。

来源 | 盛景商业评论 ID | sjwl360

整理 | 马娅 演讲 | 朱啸虎 美编 | sunny

以下根据朱啸虎的演讲整理成文:


初遇滴滴团队时的怦然心动


我们对本地出行领域实际上一直是非常看好的,但一直比较纠结的是没有找到特别好的团队和时机点。

 

当初易到出来融A轮的时候,我们非常认真地分析过,但那时觉得这时机点太早了,那时易到要给司机送手机,成本太高了。另外他们一开始瞄准的是专车市场,在中国很多人都不理解。所以,那时候易到需要做“小B”的市场,从阿里挖了人专门做地推,这样就非常辛苦、非常慢。所以我们对时机点都不是非常满意。

 

后面又有摇摇招车。摇摇,我们对它的CTO是非常熟悉的。但CTO和CEO之间有矛盾,而且他们一直在出租车和专车之间摇摆,方向一直不是那么明朗。

 

还有快的。快的实际上陈伟星在杭州孵化的,那时候没有CEO。所以我们一直很纠结,没有看到特别好的团队。



等到我在新闻上看到北京的滴滴打车的时候,就非常激动,还在微博上专门去搜滴滴打车发现了程维,给他留个私信,说我约他下周见面聊一聊。我见了他以后,就觉得他们肯定是正确的团队了。

 

他思路非常清晰,他就是一定要做出租车,而且专门做出租车。在出租车没占据领导地位之前,不做专车。而且一定要快,细枝末节的功能都不做,像支付、会员、积分都不做,就专注地把打出租车这件事做好。

 

而且,他们团队是非常适合做这个事情的。阿里的地推团队,做这个事情的意愿非常强。所以我们当时决策也很快,基本上就在几天之内。我和他当面谈了半小时,然后让他到我们公司来,和其他合伙人讲了一下。相当于一个星期,就把投资的事情定下来了。



程维团队给朱啸虎留下的最深印象


一开始,创业条件确实非常艰苦,办公条件非常简陋,而且面积很小,会议室里都挤满了很多人。开会时间一长,每个人都容易缺氧,脸上都红彤彤的。

 

红包大战的时候,滴滴的办公室实在挤不下了,而且腾讯又派了差不多50个程序员过来支援,所以我们就把办公地点搬到了腾讯。

 

大家一进腾讯办公室,就发现腾讯的办公条件非常宽敞,冰箱里有很多免费的好吃的、好喝的,大家都很激动。确实这就反映出来,创业公司在早期的条件确实非常简陋,非常艰苦。



这点对于中小企业经营者来说,非常有参考价值,即在创业早期一定要把钱花在刀刃上!

 

因为创业初期,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把钱花在改善办公条件上,那么大家会很容易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一旦管钱的手松了,后面根本控制不住。

 

当初给我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就是程维,包括他下面几个专门负责地推的人,他们非常感染力,行动力也非常强,所以我们的决策也因此非常快。



互联网打车领域的前世今生


首先给大家做一个背景分析——互联网打车领域的前世今生。

 

从2012年一款名为“摇摇招车”的打车软件首先出现,一直到后来众所周知的补贴大战,确实让人感慨无限。


在打车软件的全盛时期,除了摇摇、大黄蜂、打车小秘、好打车等等软件之外,还有30多种打车软件共存,我觉得用刺刀见红都不足以形容竞争的残酷性,大家打的简直是割喉战。而后来烧钱的补贴大战,更是把除了滴滴快的之外大部分的打车软件烧了个精光。


……


可以说,滴滴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走到今天。


打造一支铁军,才能笑到最后


当初几个判断后面都得到了验证,比如先做出租车,然后再转去做专车很容易——高频打低频

 

因为出租车确实是现有存量市场,所有的国人,不管你是低端和高端的,总有打出租车的需求。

 

先把出租车的领导地位巩固了以后,再切专车、代驾都会非常容易。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判断,后来都被充分验证了。

 

政策方面,我们当初也是判断会像视频行业一样,政府会先让子弹飞一会儿,然后看行业发展。如果行业发展比较好的话,会给领头的几个企业颁发牌照。这也基本得到验证了。

 

当然,公司的发展速度是远远超乎我们想象的。当时我们想,比如说如果8~10年以后能达到今天的规模,已经非常非常满意了。

 

实际上,移动互联网还是让人非常惊讶的,从我们投了A轮到今天为止才三年半的时间,公司到今天为止也才四年的时间,就已经达到每天有差不多1700万订单的规模,这是非常非常惊人的。

 

实际上,滴滴在创业早期有很多很感人的小故事,比如他们的地推团队在北京的冬天凌晨4点钟起来,去西客站给出租车司机装APP。因为只有在早上4点钟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刚刚上班,但他们会在统一的几个吃早饭的地方吃早餐。



而在那个时候,他们是有时间去装APP的。否则司机们就分散到各个路上,就很难再找他们去装APP。

 

北京的冬天凌晨4点,实际上是寒风凛冽的,非常冷。滴滴的团队确实非常厉害,每天早上这么早起来,而且效果非常好。

 

创业公司必须要有能力建立这样一支能打硬仗的铁军,才有可能赢得最后的胜利!



生死时刻,关键细节定成败

 

公司在实际的发展过程当中,生死存亡的时刻有过很多次。

 

  • 第一点就是A轮融资的时候很困难,大部分VC对中国为什么做出租车而不做专车不理解。因为在美国,Uber是做专车的,中国的出租车行业实际上很苦逼,很难赚钱。为什么滴滴在中国先做出租车,大部分VC都不理解。

 

  • 第二点是滴滴一开始的估值比较高,这对他造成很大困难。正因如此,一开始我刚与程维谈了半小时,就决定要投他,他还当我是骗子。

 

对于创业企业来说,其一是我觉得对于A轮一定要定义清楚,你的逻辑在哪里?其二是你不要特别纠结估值,融资的速度最重要,一定要尽快的在资本市场领跑,然后把融资的优势转化成业务的优势,然后在业务上继续领跑。

 

还有一个生死存亡点就是红包大战。红包大战一开始是擦枪走火的,我们一开始也没想到这个效果会这么好。

 


一开始腾讯要推广微信支付,希望滴滴支持一下,一开始我们报了差不多七、八百万人民币的预算,然后腾讯还觉得少,给了1500万的预算是一个月的,没想到上线以后半天就打完了,这个效果非常非常好,使得支付宝非常迅速地跟进了。

 

然后等到支付宝跟进的时候,我们的预算就差不多用完了,因为当初是1500万上线半天以后就用完了。腾讯觉得这个效果很好,又延长到一个星期。差不多一个星期结束的时候,支付宝决定跟进。

 

然后一两天的时间,我们就发现这势头很不对,周末就和腾讯Pony等去开电话会议,讨论是否需要跟进。然而腾讯的支持力度还是非常大的,当天晚上电话会议决定还是继续跟进。前面的补贴全部是腾讯百分之百出,后面补贴是腾讯出一半,然后星期一早上一早就开始打。

 

这里面还有一个插曲,因为这补贴大战打得太火了,导致服务器的压力非常大。在那个时候,不管是滴滴还是快滴,团队里面都没有这样的人见过那么高的并发量的订单,导致服务器压力非常大,那时候可能大家还有印象的话,觉得不管是滴滴还是快的的服务器经常会down机,就进不去系统。

 

那时候腾讯专门就派了技术小分队,派了差不多50个工程师,入驻滴滴。基本上坚持七天七夜,技术团队基本上都七天七夜没回家,一直在奋斗。

 

最后,还是腾讯技术团队的实力强,这和当初偷菜游戏很像,并发量非常非常高,所以他们就在那个高峰期,把那些不重要的功能弱化掉。比如说在APP上显示司机的范围,或者他的行程,这些显示都弱化处理,只满足打车这一个需求,就把最重要的需求能满足掉,把这系统基本上全部重新改写以后,然后才能抵抗住高峰期并发的需求。


新零售实战在线课程重磅上线,

想要一次获取全部精华内容吗?


新零售 - 传统企业逆袭的新机遇!

11 大模块主题课程,

10 余位新零售领域权威大咖

为你 360 度全面解析

新零售赋能落地之道

点击阅读原文或者识别下图二维码

了解课程详情

↓↓↓  点击"阅读原文 了解课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