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话娱】光线3000万元投网红电商,华策6385万美元投小红唇,网红经济迎来下一个风口?

中国电影票房吧2019-06-11 00:39:27



9月21日晚,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光线全资子公司光线影业于今年5月拟以自有资金3000万元认购杭州缇苏新增股权,同时受让杭州缇苏股东施杰转让的股权,今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本次增资及转让完成后,光线影业占杭州缇苏注册资本的 6%。


杭州缇苏创办于2013年10月,其主营业务是为网络红人和明星艺人量身打造个人服饰品牌,并通过淘宝网等电商平台进行服饰服装的销售。




但据杭州缇苏的年报显示,其2013年营收为0,净亏损0.04476万元;2014年营收0.0358万元,净亏损2.685221万元;2015年度报告选择不公示财务状况。


即便如此,杭州缇苏仍得到了光线传媒的青睐。


光线传媒表示,网红经济近年来发展迅猛,正日益成为一股特殊而重要的新兴经济力量。而此次投资杭州缇苏有利于光线传媒增强在新生代中的品牌影响力,形成内容、艺人经纪、衍生品业务之间的互联互通,扩大自有内容的多重变现渠道;同时有利于纵向布局电子商务领域,进一步完善产业链。


影视公司和明星扎堆网红产业


无独有偶,华策影视也在上个月开始涉足网红经济。


8月1日,华策影视全资子公司华策国际宣布以6384.62万美元的价格获得小红唇35.03%的股份。




小红唇是中国第一达人视频电商平台和最活跃的美妆达人社区,面向15-25岁年轻女性,提供丰富的平台内容、活跃的社区生态和优质的产品选择。


二者合作后,华策影视将利用规模化的内容,稳定持续的为小红唇和其运营品牌导流,提升其品牌影响力。公司娱乐内容植入消费品牌以及其他衍生品,也将通过网红内容向双方高度契合的用户群体准确叠加投放,在内容消费之上实现衍生品消费升级。


除了影视公司纷纷涉足网红产业外,许多明星也企图从中分一杯羹。


9月5日,小陶虹发起创办了华青星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出任董事长。


华青星虹也涉及网红全产业经济、娱乐产业互联网、养成式造星平台、艺人培养等内容,主要涵盖网红学院、环亚星工厂、偶像天团IOU17。


而在两个月前,黄晓明投资了以直播综艺节目的制作和发行为主营业务的明明娱乐,一统网红直播大号,除了和当红“小马甲”“会长”的合作,明明娱乐也将携手星座小王子、“长腿二大爷”童卓、马野星等网红大号,打造让人耳目一新的直播节目。




不仅如此,众网红栖息地——直播平台正迎来越来越多的明星,宋仲基、巩俐、范冰冰、Angelababy、贾乃亮、王宝强、刘涛等明星都开始玩起了直播,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


“红人比电影明星更值钱”?


影视公司和明星纷纷扎堆网红经济主战场,它的市场价值到底几何?


网红,顾名思义是指的网络红人,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


网红在国内已存在十多年,从BBS时代的芙蓉姐姐到SNS狭义时代的贾君鹏,从广义SNS时代的王思聪再到垂直社交网络应用时代的Papi酱,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网红的范畴也随之扩大,自媒体、意见领袖、达人都可以被称之为网红。


足量的粉丝是网红的基础,“Papi酱”聚拢的微博粉丝数高达1200万,其微信公众号的浏览量几乎每篇都是“10万+”;“张大奕”所拥有的微博粉丝数达到了400多万,“同道大叔”的微博粉丝达到了780万……




网红们不仅有超强的吸粉能力,他们还能各显神通将粉丝的注意力转化为购买力,由此催生了一种全新的产业形态——网红经济。


据上海交通大学战略营销系副教授周颖介绍,“网红变现的主要模式46%是广告,然后是电商导流32%,这两个是主要的变现模式。”


今年大火的张沫凡,是其中颜值网红的代表,她的变现途径就是她的淘宝店铺,靠销售护肤和美妆商品,关注人数近110万。她售卖的一款保湿喷雾月销售量高达1.1万瓶,收入超过百万。变现效率之高令许多正规品牌都望尘莫及!


而网红的另一种变现途径是秀场模式的直播。公开数据显示,大型直播平台的高峰时间,约有3000-4000个直播“房间”同时在线,用户数可达200万-300万人次。主播们除了通过用户购买特定道具的形式与平台分成外,平均1000人在线观看直播还可以获得额外收入。日均观看人数超过百万的主播,月入人民币也近百万。


随着网红经济的发展,利用娱乐经济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也已经成为网红们变现的常用手段。


曾贴有“王思聪绯闻女友”标签的演员张予曦就已经进军影视圈,成为网红圈的风向标。


在各大企业的品牌发布会上,网红也成为座上宾,她们不仅占据前排位置,还有不菲的出场费和经纪公司的大把入账。




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6年红人产业产值(包括红人相关的商品销售额,营销收入以及生态其他环节收入)预估接近580亿元人民币,将超过2015年中国电影440亿元的票房金额。


基于该预测,报告还给出了“红人比电影明星更值钱”的断言。


对于这个断言最好的例证,则是2015年张大奕的电商事业赚了3亿元人民币,约合4600万美元,而范冰冰约赚2100万美元,张大奕收入完全碾压范冰冰!


网红经济还能在风口站多久?


网红经济不仅吸引着大众眼球,更激起了前所未有的资本风潮。


除了光线传媒和华策影视外,昆仑万维、浙报传媒、宋城演艺、暴风科技、游久游戏、奥飞动漫等大把的上市公司早已撒钱进入,蘑菇街也在5月份宣布投几亿元打造商业网红。




此外,张大奕背后的网红孵化器如涵电商去年10月获得数千万B轮融资;今年3月,“2016年第一网红”Papi酱获得徐小平和罗振宇1200万投资,并估值10亿人民币;而罗辑思维目前的估值更是达到了13.2亿元!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越来越多的网红具有风险投资的价值,市场规模达到千亿以上。但同时其盈利模式可复制性强,成本较低,因此,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网红经济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但令人心存疑虑的是,网红经济还能在风口上站多久?


归根到底,这取决于网红产业能否解决变现的问题。无论是Papi酱还是张大奕,她们的成功难以复制,不能实现产业化。


正如业内人士所说,未来网红经济发展的模式还会出现变革,特别是视频端的异军突起,给网红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新的可能,名气大的网红甚至可以自行寻找代言和风投。




而“网红孵化器”行业人士也坦言,随着网红话题越炒越热,明显感觉到竞争对手多了起来,不少人开始考虑接受融资的问题,而此前则多认为“没有必要”。


而几天前,广电总局还颁布了严厉的“监管令”,其中规定,直播平台必须“持证上岗”,并且在开展直播活动前要将相关信息报属地省级以上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备案,可谓向直播行业祭出一记“重拳”。


如果说2015年网红经济是兴起的一年,那么2016年或许是要大洗牌的一年,其中包括对平台的洗牌、对主播的洗牌以及对模式的洗牌等。而大浪淘沙过后,才能知道到底是谁在“裸泳”。


作者:习睿思

责编:蒋玮

主编:邱庄






播报当日票房、排片数据、档期资讯、深度票房数据挖掘、电影产业观点速递


小贴士
三步教你置顶公众号,查看票房资讯so easy!

微信公号“中国电影票房吧”

一、进入“中国电影票房吧”微信公号,点击右上角小人儿

二、开启置顶公众号选项


三、如果以上步骤没有成功,请确认下微信是不是更新到了最新版哦(微信6.3.16)


回复“排片”两个字,把每天排片截图发给你

回复“票房”两个字,查看大盘及日票房数据(22:30左右)

回复“排期”两个字,查看全年影片最新排期(单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