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DK】组个团跟撸羊毛,区别很大?

DK大神2021-01-07 07:17:32




01

 

 

现在很多自媒体稿子发贴不分青红皂白地黑羊毛党,仿佛羊毛党就是这世上最坏的恶魔般。值得说明的是,这些发帖人基本上经济学素养都不怎么样。

 

直接进入主题,羊毛党的群体属性其实分很多种,但这里我着重探究的是CPS ROI形式的羊毛党,诸如CPC CPA等纯粹刷单低层级的羊毛层级就不做多说了。

 

CPS形式的羊毛党和ROI形式的羊毛党有何区别?我个人做了以下判断,CPS是以在某个投资界限投资额度为区分线,并在该投资界限内给予相应的回报(返利)。而ROI则是以投资比例作为区分线,如ROI1:20,那就是对应的如果有羊毛党投资20W,那么平台需要返利的价格则是1W


给个CPS图片让大家感受一下。

一般来说,平台选择CPS的玩法适合自然流量群体,如果按照CPS的玩法去对应ROI的玩法,那平台老板必然是欲哭无泪的,为什么欲哭无泪?请耐心看下去。ROI的玩法适合群体是控制流量群体,即羊毛党这边已经确定有多少存量客户,我直接拿这些存量客户和平台谈判要高价即可,这些模式在2013年其实也叫团长模式。

 

在这里要科普下团长模式,团长模式在2013年中旬非常火热,发迹于2013年的网贷之家和网贷天眼创始人们想必对这些事情是耳熟能详的。团长模式分两种,一种是明团,一种是暗团,明团顾名思义就是光明正大地组团,全世界知道了也不怕。暗团顾名思义就是暗地里组团,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

 

对于网贷之家而言,闹得沸沸扬扬的铜都贷事件是他们一生的痛点,毕竟汪五妹作为之家共同创始人之一出现在铜都贷提现记录上有点说不过去(没有充值只有提现),而前网贷之家员工百事在一次群聊中也为之家组暗团提供了不少确切的根据。但这些负面消息随着老徐高超的操盘能力,都一一化解了(之家能稳坐网贷三方门户NO.1,老徐的能力是显而易见的)。值得调侃的是,这些负面消息的集中地都在另一个三方门户—网贷天眼。

 

网贷天眼创始人老侯原先是网贷之家的一名码农,后来与老徐意见不合遂独立出来自己创建了网贷天眼。网贷天眼曾经有一段时间是可以取代网贷之家作为行业老大的,那段时间之家上的广告位平台接连爆雷,而黑客们的攻击也仿佛吃了炫迈般停不下来,曾经有一段时间,天眼的IP、UVPV等指标都超过了之家。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地,老侯将天眼以80W(不确切)的跳楼价将90%的天眼股份转让给了田维赢,后面的事大家百度也能知道了,天眼接连迎来了盛大资本和君联资本等资本的进入。

 

天眼(老侯)的声誉扫地发生在2014年年底,那时候我还是个入世未深的大学生,真的是应了那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那时候我收到汇通易贷投监会会长豹哥(金钱豹豹)的邀请去参加了汇通易贷的年会,年会上,老侯是作为整场活动最闪耀的嘉宾出现在活动现场的。那时候老侯给我的感觉是,666666666666

 

接下去的事,该知道的你们也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你们百度也能知道,天眼老侯连环炸事件发生了。炸雷爆发的说时迟那时快,网贷我估计是最能体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的一个行业,老侯前脚才刚踩中贸恒融,后院又开始传出老侯考察平台连环爆等负面。2014年1121日,老侯在天眼发表了退出网贷的公开信,这日子距离我在年会上看到的老侯也不过一个来月。

 

没有经历过这段岁月的网贷投资人可能很难想像老侯退出对整个资深网贷投资人群意味着什么?有个段子曾经是这么说的,只要是老侯考察过并写考察报告的平台,资金量肯定能到KW级别,那时候的老侯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们现在的投资人如果能看到当时中贸易融和恒融网的界面和实力,我们就不难想象,老侯对于资深投资人群有多么大的信任背书能力,当然也跟整个网贷大环境有关系。

 



02

 

明团团长模式的整体崩溃发生在2013年的中下旬,而暗团团长模式却屡禁不止,为什么?因为网贷的本质本来就是“团购”。而平台人最担心的是投资人群体在“团购”过程中的互动而形成利益组合体,会因为某位KOL的发言和投资让整个资金盘大进大出。但投资人投资网贷的本质需求就是高利率,为什么不投银行投网贷?不就是冲着网贷利率高吗?你说他们是为了安全而投网贷?网贷平台如果敢站出来说“把资金投给我比把资金放银行还安全”这种不害臊的话也是可以的。网贷平台永远不要跟银行比安全性,那是一种定位不清晰的表现,网贷平台的优势在于高利率+强互动性+个性化的场景服务体验。

 

科普了团长模式的同时不经意间也叙述了一段网贷历史,回首过去,现在的网贷市场显然比那个时候的网贷市场规范得多。而随着国资系+央企系+VCPE+上市系等强背景的平台进入行业,明团模式和暗团模式投资人都变得不怎么计较了,因为投资人变得更理性:“我只要确保我的钱投出去能收的回来,平台你怎么干都是你自己的事,我们守好一亩三分地就好。”

 

可以说,明团模式的死灰复燃是符合历史发展性的,因为对于资质差的平台组明团,资深投资人就很容易地做下意识判断“网站资金链紧张,开始需要广拓渠道吸资金了。”感知到这种信息的投资人除了提现你认为还会做什么呢?而强背书的平台组明团,资深投资人就不好下判断了,他们没钱吗?可是他们有个上市系的爹啊,他爹难道会看着他死而不管吗?他们可能只是想玩资本运作,把公司估值做大,然后顺便拉动上市公司股价。

 

玩资本运作这个理由曾经在国资系+央企系+VCPE+上市系等光环平台屡见不鲜,但随着光大系、和平系、华信系、中房系等打着国资旗号的平台连续爆雷,资深投资人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更多了。不过终究回归到一点“这家平台实力是否能清盘平台待收?”

 

理解了团长模式,想必你也可以理解ROI模式了ROI模式其实对应的就是明团模式,ROI模式一开始产生于网贷平台跟广告公司的合作上,一般来说平台方都会跟广告公司有个对赌性质的KPI考核即ROI。在互金行业获客逐渐困难阶段,广告公司为了完成这个对赌ROI,他们就找到了各大推广羊毛头。

 

一开始补量金额其实还是比较小的,毕竟广告公司当时和平台方签订的协议都是以自然量为主,而羊毛党资金都以控制量为主,只要没有高利润的刺激,羊毛党是没有什么粘性可言的。所以开始阶段的广告公司还是明显藏着掖着阶段,后来互金行业进入了一段广告烧放期,各大公司开始怒砸广告,相对应的KPI也还是要有,但很明显这个行业的投资人数量就那么多,增量市场还没开发,现在只能走存量市场,而在中国抢存量市场的最好方法就是打价格战!各大广告公司开始对接起各大羊毛头,广告公司和羊毛头的蜜月期开始来临。

 

率先觉醒过来的平台发现问题了,KPI是完成了,怎么吸引过来的用户复投率这么差,粘性这么低呢?他们开始花时间琢磨问题发生的原因,当他们找到了一线推手的时候他们就把整个链条理解透了,第一批醒悟过来的平台不会选择一竿子把广告公司打死,而是筛选出部分优质能坚持自然流量的广告公司,以及绕开羊毛党类型广告公司直接找羊毛头签订推广协议。而以往只把事情吩咐下去后就跑去风花雪夜的老板则后知后觉,这钱就被丫的羊毛党赚了,来了一堆垃圾用户,他的决策不是尊重投资人,而是选择跟他们怒怼,对羊毛党用户进行限提。

 

一般来说,自然流量渠道都会选择走CPS路子,而控制流量渠道则会选择ROI路子,很多人压根没理解清楚CPSROI的区别,CPS之所以很多平台喜欢是因为自然流量渠道带来的客户一般都比较优质。这种渠道下的客户投资原因都比较纯粹,没有返利,没有其他过多的信任背书,单纯就是感觉平台可信赖就投资了,所以这种渠道带来的用户粘性都会比较高。

 

当广告公司和平台方签订CPS协议却以ROI的方式放单给羊毛头,其实他们这种行为是属于恶意欺骗性质的。刚才的图片大家看到,100~499元,S的价格是45500~999元,S的价格是85元,以此类推,广告公司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就是让羊毛党只刷100元、500元、1000元、2000元等。当然,为了把数据包装得更好看,广告公司也会自愿多付点成本让羊毛党们投些其他档位的投资。

 

45元的成本对应100元的投资金额,ROI12.22。而85的成本对应500元的投资金额,ROI则是15.88。以此类推,如果平台以CPS的方式与广告公司签订下协议,而广告公司却以ROI的形式投放给羊毛头,这种画面其实是很美的。

 

写到这里不知不觉就3000+字了,我为什么这么清楚行情?因为我是专业做ROI的,从跟平台合作到广告公司合作,行业的情况不要知道太多,但做归做,诚实守信还是很有必要的,那些花拳绣腿搞包装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

 

昨天刚好看到吴晓波的一篇短文,他透露为什么这么多失败的巨人中唯独融创的孙宏斌,巨人的史玉柱翻身了?答案是信用。即使他们曾经悲壮地失败了,但信用没丢掉,而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杠杆不是财务杠杆,而是信用杠杆,它是这个世界最有魔力的杠杆。马克思在有生之际都没能见证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但世界却在他死后40年里多了数十个社会主义国,马克思通过他的著作取得了列宁的信任,取得毛主席的信任。

 

你觉得还有什么比信用杠杆更牛逼的?对了,还有世界最大宗教基督教的存在根据,也是建立在耶稣死而复活的前提,只要有人推翻了耶稣死而复活的事实,基督教的存在价值将会荡然无存。




PS:我所说的都是错的,你当真了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