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18岁女孩1400万拍卖初夜:限制女人的,不是贫穷

爱去旅行2019-07-02 20:42:49



看过一则新闻,让我惊呆了:

 

罗马尼亚有一位18岁的女孩,竟然在网上拍卖自己的初夜!

 


女孩15岁那年看了一部电影《桃色交易》:女主角为了100万美元,跟一位大富豪进行肉体交易。

 

她大受启发:“与其未来被男朋友破完处就抛弃,还不如借助机构把第一次卖个好价钱。我觉得很多女孩子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

 

于是,她通过一个叫“灰姑娘伴游服务“的网站,放上自己的资料,等待卖家。

 

不久以后,一名香港商人以170万英镑(人民币1498万元)的价格,拍走了她的初夜。

 

当所有人都不理解她的时候,女孩甩出了一个政治正确的理由:“我已经18周岁,我想对自己的身体做什么都可以!”

(新闻来源《科技讯》、《这里是温哥华》)

 

我以为这种事只会在外国发生,事实证明我完全错误。自愿出卖身体这种事,在中国也有发生。


 


去年,长沙一家贷款公司推出了一款叫“佳丽贷”的产品。

 

这个产品的特点,是不看信用记录,不看收入水平、负债水平,甚至也不看你有没有工作。你想借钱,只有一个条件:漂亮。

 

越漂亮的女孩,能借到的钱越多。

 

很多女孩子想:看看脸就借钱,这么简单,不借白不借啊!于是都忍不住,纷纷入圈。还不起钱怎么办?借贷公司早就帮你想好:去夜店或者KTV陪酒!

 

(图片来源:经视大调查)

 

166月份有件更大的事被爆出来。有公司推出“借贷宝”服务,专门针对女性,条件更加让人震惊:什么证明都不需要,只要你愿意“裸持”(手持身份证的裸照)抵押,就可以轻松借钱。

 

借钱的额度,是普通渠道能借到的25倍。逾期不还钱怎么办?好办:公布裸照给女生的家人朋友,甚至有要挟女生提供性服务的。

 

这样过火的条件,照样有很多女生埋单。纸包不住火,搜集了大量女生裸照的网站当然不会放过这笔“资源”:10G裸照被曝光,共涉及161位女性。年龄跨度,最小的才17岁,最大的47岁。

 

 

红网记者李肖潇谈论这件事的时候,用了这样一句话:“这些女生的‘物化自我’,比起男性物化女性,更让人寒心。”

(新闻来源红网、北京本地宝)

 

什么叫物化?当你把自己的身体当做商品而明码标价的时候,这就是物化。

 

以前的女性被当做生殖工具、家务工具,就是典型的物化女性。初夜拍卖、“佳丽贷”“借贷宝”这种,以女性身体作为交易筹码的,当然也是物化女性,应该人人痛骂、遭人唾弃。

 

别人将你物化、不把你当人,这不可怕,时间可以证明他们都是傻逼。

 

但像罗马尼亚女孩这样的拍卖初夜、像那161位女性那样出卖自己的裸照的行为,出自自愿,这才是最可怕的。

 

限制女人的,不是贫困、脆弱,而是自我物化,把自己作为女性最起码的自我保护抛弃掉了。

 


 


曾经在《世界华人周刊》上看过一篇文章。有人在知乎上提了个问题:“应不应该为了去美国留学而和愿意资助我的人发生性关系?”

 


想要去留学、想要来快钱,直接用身体做交易,这是多么方便的事情。

 

但其实,这也是一种典型的女性物化自己。物化自己的女性,通常都有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缺钱啊,我需要经济独立啊,就像凯夫伦,把为爸妈买房子、读书作为借口,貌似让人无法反驳。

 

但正如很多网友评论的:“姑娘,你想要的捷径其实是个深渊。”

 

你不知道因为你的身体而付你钱的人,是何居心;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帮助你,还是别有所图。

 

就像“借贷宝”这种地方,当你满心欢喜、轻松借钱的时候,你不知道更大的陷阱正在等着你:你的身体一不小心就会被公诸于众,相当于被无数猥琐的人透视意淫。

 

而可怜的是,这副身体下面的灵魂,还容易被人标签为“拜金“、”低俗“。

 

正如有人这样评价这个为了留学学费而求包养的女孩:“题主之所以会提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富商的出价太过尴尬。如果是2亿而不是20万元,她根本没时间来知乎敲字提问题;如果是2万而不是20万,她根本不会有心情来提问题。“

(新闻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今天很多女性一听到别人物化自己,就会上纲上线、破口大骂。但很多女性自己都将自己物化成可以随意买卖的东西,其他人还会尊重你是个人吗?

 

《孟子》里有句话:“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如果你先不把自己当人,别人也就不把你当人。

 

鲁迅“怒其不争“,该怒的就是这种自我物化、自我侮辱。

 


讽刺的是,女性自我物化,很多时候都是不知不觉的。

 

比如对于彩礼、婚房这种事。

 

不久前,杭州萧山的一对情侣将要结婚,但因为婚房的事吵翻了。

 

女方要求男方婚前买房,而且是全款。

 

当得知男方只能贷款的时候,她说:“你对得起我吗?你还算什么男人啊,这么一点担当都没有!”

 

彩礼、婚房这种事,我也主张应该有,它体现的是男女双方对对方的重视程度。但程度应该量力而行。

阮白回到楼

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手机却响了。

“我接个电话。”李宗拿着手机,对阮白说了一声,按下接听键。

阮白看他,只见他皱眉,对手机那端的人“嗯”了几声,之后又说:“好,我很快到。”

“有什么事吗?”阮白看他挂断,才问。

“嗯,我们小组的组长,说上午需要我们到齐,开个会,趁热打铁,研讨下一步方案。”李宗头疼的说完,就见一辆空出租车行驶过来。

阮白看向出租车,接过他手里推着的行李箱,“你快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去。”

李宗很愧疚,身为男朋友,送辛苦出差归来的女朋友回家是本就该做的事,但他却因为工作,而做不到。

阮白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缓缓行驶中。

阮白迷迷糊糊的险些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司机师傅对车后座上的阮白说,“到了。”

阮白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住的小区。

她打起精神,下车。

感冒使她身体很不舒服。

离开A市出国的五年多以来,她独立生活,早已习惯了有事自己挺过去,发烧感冒在她这里只能算是不痛不痒的小事。

可再坚强,到底也还是个女生。

渴望被关心。

但李宗却好像丝毫没有发现她生病,这让她有些失落。

回到离开了两天一夜的家,阮白什么都不想做,疲惫的直接躺在沙发上。

昏昏沉沉的像是睡着了一会,再醒来,就觉得呼吸都发烫了。

撑着身体起来,去找感冒药和退烧药。

手才端起杯子去倒水,门铃就响了。

阮白按了接听键,气弱的问道:“谁?”

这个房子她是租的,除了李宗和李妮,没人知道。

“你好,阮小姐,我是社区医院的,有人为你叫了上门打针服务。”说话的是个女生,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

阮白思考了一下。

难道是李宗叫的?

原来,李宗有留意到她感冒了。

许是生病体虚的原因,这个时候的阮白脆弱又敏感,别说叫了上门打针的服务,就是一片普通的感冒药,也能让她觉得感动、幸福。

吊针打完,又有送外卖的过来。

阮白浑身酸痛的去开门,却发现这并不是一份普通外卖,而是特别丰盛的大餐,她只在偶像剧里看到过这种阵仗。

“麻烦您签一下字。”送外卖的一男一女,用复杂的眼光看着阮白。

阮白是尴尬的,她住的是普通小区,各方面来看都是普通工薪阶层的打工者,实在配不上这么奢华的大餐。

签了字,送外卖的两人离去。

面对着丰盛的大餐,阮白不知所措。

李宗出身于小康家庭,并不富裕,平时花一些小钱看看电影吃吃餐厅她能接收,但这样铺张浪费,使她头疼。

可订都订了。


“什么事?”阮白询问的声音很轻缓,像极了清晨过半却又没到午时的柔媚阳光。

李宗望着她的目光里有坚定,有温柔,拉着她的手,他嗓音微颤的说:“我要跟你道歉,早上的行为是我不对。”

“我已经没放在心上了。”

阮白说道。

“谢谢,谢谢你体谅我的胆战心惊。”李宗伸手把她揽进怀里,闭上眼睛,无力的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怕失去你。”

阮白沉默。

李宗又说:“你知道,我很早就爱上了你,从你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那时的你,才读高一……我觉得我很罪恶,喜欢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我也有试着去喜欢其他女孩子,但都没感觉,她们总会让我厌烦,后来我想,你总有长大的一天,我只管静静守候就好。”

“终于,你长大了,我们有机会一起出国读书。”

“你经历的不好的过去,在你坦荡的对我说出来的时候,说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打击……”

听到这里,阮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一颤。

他到底还是介意的!

“听下去。”李宗更抱紧了她,说道:“这打击并不是你不干净了,而是我的自责,我恨我没有一开始就走进你的生活,我恨我没有守护好你使你人生无忧。”

“小白,你要明白,这世上再也没有哪一个男人比我更早的爱上你,更坚定的爱着你……”

也许是真的害怕失去,李宗说话的声音,从最初的颤抖渐渐变成了哽咽。

说完全不感动是假的。

阮白听的心里一阵柔软。

上天不负,终有一个人真心待她。

上。

房间里,保洁阿姨正在打扫。

她对保洁阿姨礼貌性的点了下头,然后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找出一套昨天熨烫好的衣服,去洗手间换上。

保洁阿姨打扫的很迅速。

阮白洗好脸的时候,这个房间里,基本已经看不到慕少凌留下的任何痕迹了。

她松了口气。

十分钟前,李宗发消息过来说:“小白,我们小组的项目谈完了,下午我去H市,到你住的酒店找你,明天我们放假一天。”

阮白回复的是:“好,我把酒店地址发给你。”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望着这间慕少凌睡过一整夜的房间,她有些心虚。

保洁阿姨打扫完的时候,阮白正看着浴室,皱眉发呆。

“都打扫好了。”保洁阿姨面带微笑,手上拎着个垃圾袋站在门口。

阮白赶紧回神:“谢谢,辛苦了。”

保洁阿姨又道:“换下来的那条内裤,我都给你放在柜子的小整理箱里了。”

“内裤?”阮白不解。

她不记得自己有乱扔过换下来的内裤,这种私密的东西。

“那条男士内裤,是你老公的吧?我在浴室的衣篓里发现的!”

保洁阿姨笑着对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阮白被吓到。

男士内裤,她老公……

再一次打开衣柜,她蹲下去找。

的确,在柜子底下,她找到一条男人穿过的内裤。

阮白面红耳赤的缓了几个呼吸,抿了抿唇,头脑发热,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条内裤。

总不能还回去。

算了……扔掉最合适。

老板应该也不缺这一条内裤。

阮白皮肤发烫的拿起那条男士内裤,同时,她竟然想到自己在英国留学认识的一位女性朋友,那位女性朋友就是设计该品牌男士内裤的。

曾经还调侃的对阮白说过:“这个牌子的男士内裤呢,更贴紧皮肤,深色系尤其突显男性阳刚本色,体现出男性成熟与果断的性格,碰到穿这个牌子内裤的男人,就下手吧!”

摇了摇头,阮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好,手机这时响了。

打来的人是周小素。

阮白赶紧扔掉老板大人的内裤,去接了电话。

“周姐。”她接听道。

“小白,吃饭了吗?如果没吃,记得去吃,吃完早饭我们十点在楼下见,有个会,你也跟去听听。”

“好的,十点钟楼下见。”阮白原本担心自己今天的任务又是带小孩。

虽然她很喜欢软软和湛湛,可工作到底是工作。

























































































































































































































不要总是问男人,“你还爱不爱我?”

 

其实你是能感觉出来的不是吗,当他不爱你了,他的话变少了,人变忙了,心也变硬了。

 

01

爱你的时候,他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以为他是个话痨,因为他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你讲。看到好玩的段子,他迫不及待地马上讲给你听,在公司遇到了什么新鲜事,也第一个告诉你,哪怕是看到一朵奇形怪状的云,都会拍下来兴高采烈地给你看。

 

有时候你嫌他烦,嫌他太罗嗦不愿意回他信息,结果他又开始电话轰炸你,搞得你哭笑不得。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他却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跟你的聊天,也慢慢变成你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不再没事跟你找话题聊了,现在找话题的人是你,他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回一句“嗯”给你,终于你也发现了,他不再爱你了。

 


而萧山这对情侣,很明显没有量力而行:

 

女方衡量的出发点,不是男方的承受能力,而是别人的做法:“现在萧山这里结婚,还有男方不买房子的吗?“

 

“你去看看别人,车子房子,哪样不是男方买的?“

 

“我朋友结婚,车子、房子,都是她老公买的,300多平方。“


萧山情侣聊天记录

 

彩礼、婚房问题,更多的是一种心意,本来没法拿来比较。但把自己的婚姻明码标价,处处要和别人一样,说实话,这就是一种物化。

 

就像那位拍卖初夜的罗马尼亚女孩,潜意识里就是这种比较:别人的初夜可以卖那么多钱,我的初夜如果随便就给人了,我岂不是很亏?

 

以身相许本身是基于两情相悦,感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如果你把自己的初夜、婚姻拿来和别人比较,还要标出价钱,你就把自己真的当成商品了。

 




作家鱼娘曾经总结过女性自我物化这种现象:

 

“我们到处在抨击男人物化女性,其实反而是女人比谁都在乎:

 

一过了25岁,就开始诚惶诚恐,生怕自己嫁不出去;

 

想想过年回家那些催着你相亲,告诉你女人就那么几年好光景,过了就找不到好对象的,基本都是女人。

 

女人自己给自己画了一个牢,然后拖着其他女人一起往里跳。“

 

当你太过怕老、怕再没人爱的时候,你已经把自己等同于一个物件。因为只有物件才有使用期限,只有物件才有被丢掉的可能。

 

一旦你将自己的所有统统标价,在别人眼里,你就会很廉价。全世界都变成了对你的加工厂,对你任意敲打、压扁、拉伸而毫不可惜。

 

而毁掉你的那些刑具中,很多你自己亲手递给他们的。

 


 


女人如何不自我物化?首先当然是经济独立。

 

不是依靠出卖身体的方式。这根本无法让你独立,只会让你越来越变得懒惰:当你出卖身体、躺在床上都能挣钱的时候,你还会再想着去做其他工作吗?

 

渴望嫁个好老公,做个全职太太,下半辈子无忧那更不可能:你家庭的经济独立,只是你老公的独立,而不是你的独立。

 

因此,不管你的老公给你多大的宠爱、对你说再多的甜言蜜语想将你养在家里,你都必须要知道:女人,一定要有工作,一定要动脑子,养孩子一定要坚持和老公一起照顾。

 

但光有经济独立还不够。任何人真正的独立都不仅是经济独立,更重要的是人格独立。

 

40年前,一个山东姑娘遇上了一位泰国华侨,两人互生情愫,很快就生了两个女儿,组建了家庭。

 

过了没多久,丈夫先回了泰国。后来,姑娘不远万里跟随而去。可是当她来到夫家的时候,她傻眼了:因为她生的两个都是女儿,婆婆已经为儿子再找了一个妻子,生了一个小男孩。

 

 

夫家是做生意的大户人家,在当时允许一夫多妻的泰国,这样做很正常。

 

但这个姑娘非常不爽:凭什么我要和别人分享老公!而且她的婆婆对两个女儿还满口嫌弃,处处不公。

 

本来夫家富裕,她只要肯低三下四,就能够过上下半辈子无忧的生活。经济独立了,人格就可以稍微委屈一点。

 

但是她偏不:如果不能按着我的方式来,给我再多钱也不要!钱很重要,但人格更重要。

 

她执意带着两个女儿离开,回到国内。当时国内乱得一塌糊涂,于是她选择留在了香港。

 

她对两个女儿说:“妈妈一定要给你们公平,给你们更好的生活。“



为了挣钱,她做的都是别人不愿意干的粗活:洗碗,洗厕所,做杂工,给病人打针。后来遭遇工伤,还遇上了渣老板,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把她开了。

 

得知工伤被辞可以得到补偿,她找老板交涉,老板还恶意诋毁,说她穷得想讹钱。最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老板同意给她3万赔偿金和4500元工资。

 

让人想不到的是,姑娘只要了工资那一部分,并且说:“我只拿属于我的那份。你的施舍,我不要。“

 

她那么穷,本来可以申请香港福利机构的公援金,但她拒绝:“‘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吃救济会失去斗志,孩子做人也挺不直腰杆。“

 

这样有骨气的女性,哪怕不成功也会生活无忧的。后来她自己做了辆木头车,拉到码头上去卖水饺。卖着卖着,卖成了一个商业奇迹——她就是“湾仔码头水饺“的创始人臧建和女士。


 

很多女人搞反了方向,以为只有经济上独立了,人格上才会独立。

 

但其实恰恰反过来:只有你人格上独立了,你把自己当成一个有血有肉、有头脑的人,处处想着靠自己双手混饭吃,才能打破哦种种限制,挣得足够的物质。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你首先是一个人。作为一个人,最大的优势永远不是身体,而是大脑。

 

生而为人,就要争做人的资格——这就是人格。争取的方式,就是要用脑子,而不是靠身体。

 

著名女作家伍尔夫曾说:“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己所能,想方设法给自己挣到足够的钱,好去旅游,去无所事事,去思索世界的未来或过去,去看书、做梦或是在街头闲逛,让思考的鱼线深深沉入这条溪流中去。”

 

女人会思考,永远都比大胸大腿重要。你思考的鱼线沉入有多深,就会发现世界爱你有多深:

 

不是爱你青春灿烂的肉体,而是爱你虔诚迷人的灵魂、爱你苍老脸上的睿智皱纹。


▼点击【阅读原文】超值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