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90后美女代投卷款9000万跑路,深挖Refereum项目的惊天大骗局!

币前线研究社2019-12-01 13:32:20


导读


一位90后美女代投,采用经典的“庞氏骗局”将众RFR项目投资者玩弄于股掌之中。时间曝光后,一边拖延时间,一边迅速将资产转移变现,最终携款9000万潜逃国外,至今杳无音信。


本篇文章由于深度挖掘将花费您约6分钟的阅读时间

请备好瓜子汽水和小板凳...



2017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保监会等国家有关部门联合发布文件,正式定性ICO为非法集资,且明确规定禁止任何代币的发行、融资活动。


此令一出,那些对于区块链和虚拟货币感兴趣的国内投资者参与ICO的难度骤然增大,且不少平台屏蔽了中国IP。


“代投”这一中介角色逐渐吃香,正常的流程是,国内投资人将自己的数字资产转给代投,并从其手中换回代币。由于整个过程极度不透明性,导致诸多代投骗局屡见不鲜。


除了存在跑路的风险外,代投还有可能利用信息的不对等赚取差价,即代投向投资人收取ETH等代币,在换取新的ICO代币之后,如果该货币大涨,便将代币卖出,并且向投资人宣称没有余额或没有投到,随即退回全部或部分ETH。


如果说“六点公会携款跑路事件”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代投骗局,那么,这位90后美女“李诗琴”诈骗13个项目、席卷1.8万个ETH跑路事件,将是又一次直击灵魂的拷问——人性到底有多贪婪?




3月14日,有媒体爆料称,在OKEx平台上线的RFR(Refereum)项目涉嫌虚假代投并跑路。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起代投跑路案件涉及的ETH总量约1.8万个。虽然该数据暂未得到确认,但按照当时币价,1.8万个ETH的总额已超9000万人民币。如果金额属实,可以定性为一起大型诈骗事件。

接下来,前线君为大家细细梳理关于Refereum项目的前因后果。

3月5日,OKEx平台官网首发了RFR项目,公告称可以进行充值和交易,进而引发一系列的问题。很多人都很费解,为什么项目已经上交易所,相当于正式在二级市场流通,而自己找代投的币却还未到手。

发现情况不对劲之后,在代投处投了RFR的散户们纷纷找到上家理论。3月5日,代投方给出了统一回复:暂未发币,美国时间3月12日周一会发币,否则就退币。


在代投圈,项目没投上被退币是常有的事。但是,明眼人却已看出,这种解释非常不合理的。毕竟项目方在上交易所前发代币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可能存在有些地区发币了,而有些地区暂未发放的情况。

这个说法暂时安抚住了各位投资者,可到了周一,“夜色”突然在群里称,自己下载了项目方强制推广的新钱包,安装不久手机便中毒,微信被封号。他宣称是国外的APP受到黑客攻击,币被转移到一个新的钱包,待问题解决后就可以发币。

这一说法太过牵强,那么,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虚假代投在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的目的自然是为跑路做准备,首先稳住投资者的情绪,而后及时将资产在交易平台进行变现,最后分散转移到数千个钱包中。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代投便开始逐渐拉黑投资人,甚至失联。此时的投资者才幡然醒悟,接受受骗的事实并开始维权。

到了3月14日,随着舆论进一步发酵,“夜色”终于出面澄清,在群里公布称上线李诗琴已失联。消息一出,瞬间吵翻天。


经过层层筛查,还有惊人发现:原来,隐藏在该项目背后的不仅仅是这一个!还有包括bee、current、dock、Lino、cortex、akasha、mainframe、iotex、keep network、Switcheo在内的十三个项目,涉及14万ETH以上(约合7亿人民币)。

此事一经曝出,Refereum官网主页一度打不开,现恢复正常。

接下来,好戏正式开场。前线君将从“三人组局”到“卷款跑路”给大家揭露此次事件的主要参与人以及内幕,希望各位引以为戒。



主要代投人:李诗琴、“夜色”、“筑梦ibuddee”、“范特西”、“刘思琪”等。

“李诗琴”,90后女生,曾经做过MMM邮币卡(一位俄罗斯人的庞氏骗局),后转至币圈做代投项目,为这起案件的关键角色(个人信息至今无法确认);

“筑梦”,同为90后,曾与李诗琴合作参与MMM项目,为这起案件的中间牵线人;

“夜色”,一直做一手代投赚取代投费,有过与基金公司合作的经验;

伊始,李诗琴以“直接对接国外渠道、高回报、高比例”为诱饵,吸引“筑梦”为其牵线“夜色”。为骗取信任,李诗琴先发布了一个基石项目,承诺一定可以投上,且比例很高。出于信任,“夜色”先给李诗琴转账145个ETH,用来投资基石项目。

本打算测试渠道是否靠谱再考虑进一步合作,可是市场不容等待。越来越多的ICO项目不断涌现,散户过于庞大,李诗琴又以“高比例、高返点”进一步利诱,“夜色”过于急功近利,还未等到基石发币,就又向李诗琴投入了大量项目。


随后,基石项目如期上线比特儿。但李诗琴所在的公司迟迟未能发币,当时给出的解释是“国外渠道正在计算比例”,并找出各种理由拖延时间。


在拖延的时间里,李诗琴拿着其他项目收到的ETH,买入大量基石,用来博取“夜色”等人的信任。在将ETH转移、变现之后,李诗琴迅速拉黑“筑梦”和“夜色”并携款跑路。


而投资人见迟迟未发币,并且被拉黑之后,才明白这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前线君分析,币圈假代投并不鲜见,可是为何这次的金额如此庞大?主要是因为前期预热发的基石(arcblock)项目太过火爆,从诞生之日起就受到追捧,网易CEO丁磊为之站台。大家都抢不到,唯独李诗琴能抢到份额,大家自然奉为“神圣”。


细想之下,李诗琴之所以能够抢到基石,完全是采用了经典的庞氏骗局——用其他项目收到的ETH在交易平台购买流通的基石,造成代投成功的假象,赢得投资者的信任,进而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




事情败露之后,不断有投资者猜测,“李诗琴”极有可能是捏造出来的人物,而代投“夜色”才是此次事件的幕后操纵者!

然而,当时这条产业链上的主角,也即投资人之一——“夜色”却总是回避报警和曝光的问题,可见其中必有蹊跷。

在一个名为“李诗琴失联事件”的微信群中,“夜色”甚至堂而皇之地表示,“李诗琴我不认识”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投资人在排查各渠道的钱包地址后有惊人发现,“李诗琴”团伙疑将骗取的ETH分散到多个钱包,并在币安进行交易。

综上所述,“夜色”共计向李诗琴汇入18662个ETH,其中560个ETH因为过于零散无法查询,其中:

1735个现存于地址【K】

200个现存于地址【M】

9815个以太坊转向地址【I】

4327个以太坊转向交易所地址【F】

1085个以太坊转向交易所地址【C】(比特儿交易所)

840个以太坊转向交易所地址【Y】

100个以太坊转向交易所地址【N】(idex交易所)

截止到发文时间为止,目前几个钱包仍然在进行不断充值、变现。

经前线君分析可以看出,10个收款地址中有6个地址从2月下旬到3月初开始将账户内的代币分批转出到不同的地址,然后被拆分成小量数额,经过复杂的流动进入更多地址。剩余4个地址中,除mainframe项目的钱包没有大额流出外,另外3个地址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毫无动静。直至3月17日,共计8678个ETH突然被转入同一地址,而后该地址又通过新途径向外出货。


其中被转移的部分ETH流入比特儿、K网和币安的交易所钱包,投资者迅速联系到以上交易平台的负责人试图冻结这些钱包。


据币安内部人员透露,当时仅收到执法部门的协查函,提供账号的相应信息,至于是否对账户进行冻结不方便明说。由于K网交易所位于韩国,因此暂时没办法拿出一定的司法凭证,要求对方对可疑账户进行冻结。


至于剩余部分的ETH,大部分被转入到无法确认的地址,截至发稿仍在出货。



依据目前的ICO网站现存的信息来看,Refereum项目代币总量50亿,ICO总量为25亿。在上OKEx平台之前,RFR也曾在ICO Rooms募集资金,该平台早在3月2日便发布《Refereum退币说明》公告。

然而,更为讽刺的是,由RFR项目所牵扯出来的另一虚假代投项目——Current,还展示在该平台的众筹板块,上面显示已筹得300个 ETH。




在一个名为“专注清理李诗琴”的微信群里,由众投资人筛查出来用于套现的账号已暴露。相关人士表示,正试图联系币安平台,争取先冻结账号,后补办手续。


随后,该微信群的组织者表示,已与币安达成协议,由“夜色”提供的所有涉及项目交易的钱包地址,币安方面提供技术支持,冻结账户的交易往来。


下午18时左右,“夜色”在群中现身,称下午已在深圳宝安局报案,但不被受理,并称将于晚上去往山西与“刘哥”(即“筑梦”)碰面。


尽管如此,群内的大多数投资人仍对此存疑,并对其态度表达了强烈不满。他们认为,不排除“夜色”在这起案件中的诈骗嫌疑。




3月16日,Refereum项目官方发消息称,“请避免诈骗,我们从未与「李诗琴」有合作,请举报诈骗分子。”进一步证实了整件事情都是一场骗局。


3月17日,何一发表微博称,该项目相关执法部门已立案。


币前线后续了解到,在事件被爆出后不久,“夜色”李志强便在深圳被控制。在其配合下,很快追踪到李诗琴的信息:老家在山西,16年做邮币卡传销骗了许多钱,其老公窦一鑫曾是一名诈骗犯。


3月13日,夜色同两家代投平台飞往山西太原,第二天中午一行人从太原到达忻州,总算弄清楚李诗琴的真实身份,出生于1991年,籍贯为山东兖州。随后几人报警并做了笔录,由于数字货币的未知性和边缘性,持续的不能立案。

没想到的是,确定李诗琴身份的当天晚上,由于走漏风声,李诗琴夫妇二人已经出境飞往泰国。随后,夜色更是不知所踪,另一涉案人“筑梦”刘星国完全找不到人。且在夜色失踪之后,钱包12100个ETH被转移到另一个地址。

网曝携带1.5万个ETH跑路的人已在3月13日被抓。




李诗琴和“夜色”前脚失踪,筑梦刘星国后脚便失联。前线君在调查中还发现,一家名为“紫檀环球资本”的机构利用关系,在泰国当地大力寻找李诗琴的下落。更为巧合的是,“夜色”曾在事发前两天去过该公司在深圳的办公室。


据公司知情人士透露,公司的确在寻找李诗琴,不过并非出于利害关系,而是受朋友之托。“夜色”确实到过公司,仅仅是来参观,和跑路事件毫无关系。


此外,该人士还表示,他们已经明确查到李诗琴17日入住某酒店的信息,可在18日已经离开,并不能确定那就是要找的人。



结语

“李诗琴”事件引发的不仅仅是对人性的拷问,还反映了我国ICO监管的困境,在区块链项目的筛选和审查方面,仍然缺乏严密的体系。


或许,相对于一天募集10亿后被指控作假的太空链、6周卷走50亿后价格归零的超级明星等相比,9000万确实不足以刺激到人们的痛觉神经。


但是,细想之下,这样的诈骗成本是否太低?它甚至无需花费心思写白皮书、找大佬站台、媒体宣发,包括上交易所,它就是最最传统的诈骗,圈钱、洗钱,然后亡命天涯。仅仅是财富的梦幻泡影,就可以令无数韭菜在没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心甘情愿交出钱财,环环相扣,最终形成一张错综复杂的利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