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产评估> 樊纲的信号:去杠杆还要继续做,还需要时间清理两次过热后遗症
轮播图


樊纲的信号:去杠杆还要继续做,还需要时间清理两次过热后遗症

2020-12-25 08:52:18



导读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近期两次公开演讲,谈到了当前中国经济和金融关注热点: 货币政策 降准、贸易政策、三大金融风险。考虑到樊纲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和中国经济50人论坛发起人的重要身份,他的观点不可忽视。



  1、关于货币政策——保持中性政策,意思就是说,我不是要刺激经济,但是我也不想把经济搞死,流动性少的时候有很多办法可以放出流动性,增加流动性。我们现在的准备金率16%,当时为什么更高呢?当时20几,就是因为当时的太多了,收回去,货币政策就是干这个事儿的,如果是一万亿的货币,看着它降到了9000不去管了那叫流动性紧张了,但是通过调整政策使它恢复到一万亿,恢复到一万亿这个举措不是扩张性的,它没有增加,它是中性的,它把它恢复到应该有一个水平。

  2、下一阶段这些事儿都会发生,你怎么解读这个,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扩张性的,也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紧缩性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也不那么悲观,总的来讲中国还需要一定的时期进行调整,清理掉过去两次过热,这两次过热还不是90年代,我们2000年代一直到经济危机之后,刺激经济一共两次过热产生的这些后遗症,包括杠杆率过高,这是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3、贸易赤字:从长远看很多问题一时半时解决不了。最简单的一个问题贸易赤字解决不了,美国的贸易赤字是解决不了的。

  最近一些事情,包括中兴,包括“贸易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一个警示的作用。过去我们讲,改革我们的科研体制,要让科研人员的产权成为它的激励机制,美国人之所以科研老发展,跟产权密集相关,80年通过一个法案,国家花钱搞的科研项目成果都可以变成科研人员个人的知识产权。

本文源自樊纲于6月2日2018资产管理发展高峰论坛的发言实录

樊纲,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非常高兴参加财经和银谷公司一块开的这个会。过去40年一直高增长,你去看看那个图,不是老高增长,它是波动式的。90年代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们保8没保住,7点几,这次是保7没保住,6点几,经济波动呈现的特征都是一样的,因此有波动就得有调整,我们还在调整过程当中,有很多问题还在解决当中,所以低谷还没走完,还要多久我不知道,但是大家想想这些问题。

  我今天讲第一点关于当前的经济形势,也不多说,针对两个观点,一个是特别乐观的观点,说新周期就要来了,去年有人说,今年又有人说,说新周期要到了,这是比较乐观的。

  第二个比较悲观的论点,现在去杠杆、,谁都跑不掉,这个论点市场上也是一个很大的观点。我既不那么乐观,也不那么悲观,不乐观的是我不认为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新周期,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包括去杠杆,去产能,都没有做完,还要继续做,这是,没那么乐观。

  第二,没那么悲观,钱荒,就是流动性紧张这个事儿,你能看见银行当局也能看见,我不是说我是货币委员会我就替他们说这个话。前些天降了一次准备金率,放出很多流动性。保持中性政策,意思就是说,我不是要刺激经济,但是我也不想把经济搞死,流动性少的时候有很多办法可以放出流动性,增加流动性。我们现在的准备金率16%,当时为什么更高呢?当时20几,就是因为当时的太多了,收回去,货币政策就是干这个事儿的,如果是一万亿的货币,看着它降到了9000不去管了那叫流动性紧张了,但是通过调整政策使它恢复到一万亿,恢复到一万亿这个举措不是扩张性的,它没有增加,它是中性的,它把它恢复到应该有一个水平。下一阶段这些事儿都会发生,你怎么解读这个,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扩张性的,也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紧缩性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也不那么悲观,总的来讲中国还需要一定的时期进行调整,清理掉过去两次过热,这两次过热还不是90年代,我们2000年代一直到经济危机之后,刺激经济一共两次过热产生的这些后遗症,包括杠杆率过高,这是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关于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结构变化,首先要讲讲这次美贸易战和它可能产生的后果。我相信后面很多专家还会对这个进行分析,我只是从一个角度讲。这次贸易战还在打,现在正在谈。有人说上次在美国谈完了,有人说结束了,我说早着呢,结束,且没结束呢,很多信息还没谈呢。果然不仅没谈,在谈之前又出了新招儿,而且达成协议怎么样?达成协议还可以退出。退出了好几个协议了。所以从长远看很多问题一时半时解决不了。最简单的一个问题贸易赤字解决不了,美国的贸易赤字是解决不了的,第一他储蓄率那低,第二美元是国际货币,国际上要用它做储备货币,它就得只买东西不卖东西。大家如果你们钱包里有两块美元装着呢,这两块美元怎么到你包里,是美国人印了钞票,给你买了两块钱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卖东西把两块钱收回去,这不是赤字吗,咱们手里美元越来越多,他的美元赤字。这两个原因还是一般性的,一般性的他有赤字,他跟谁都可以赤字,对欧洲可以有赤字,对加拿大、墨西哥,这两天他们在闹,所以赤字的问题不仅仅是跟中国,跟各国都有,但是跟中国最大。为什么最大呢?就是他很多东西不愿意出口给中国,两个国家做贸易,平衡的话两个国家各自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我们中国的比较优势是低中端的制造业产品。现在他老说我们卖的东西,他就赤字了,你发挥你的比较优势呀,美国的比较优势是什么呀?高科技呀。他的高科技这个不卖,那个不卖有出口管制。就是不把高科技卖给我们,包括军火,一般的国家到年底有顺差,买两架军用飞机就平衡了。这些都不卖给我们。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自己能够做的东西越来越多,进口低端的越来越多,我们可买的东西越来越少。就是牛肉,买点牛肉,买点大豆,还买点什么?飞机一直在买。

  他一处罚中兴,又是处罚不让你买美国的高新技术产品,加剧贸易赤字,所以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这得一次一次磨、谈。阶段性的去解决一点,这是就贸易争端本身而言。另一方面你可以看到,除了特朗普讲的经济贸易以外,经济高参讲的都不是贸易,讲的都是技术,讲的是竞争力,要采取措施也是限制中国2025的发展,限制中国的技术进步。而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我们就是要发展。我们只是说得改变改变我们的发展方式了,落后国家怎么能发展?最初的时候靠的是廉价劳动力,叫做比较优势。但是你如果只有这个,这个比较优势只在最初阶段起点作用,往后一点,你要还是它,很快这个就消失了。所以我们有的经济学家天天讲比较优势,比较优势,你40年后还讲比较优势就不起作用了,在一二十年作用有,后面要更多的依赖其他的一些。

  当然其他的东西,很多东西好的还没有,比如高水平的教育,好的制度啊,科研能力,创新能力,创新机制等等我们还没有,我们到现在也还没有。

  第二阶段增长靠什么呢?靠的是另一个相对优势,就是落后的优势,或者后发优势,什么意思?就是开放,引进外资,来学习,派出人员我们学习,我们没有知识、技术,我们开放之后让其他国家的知识技术外溢到我们这儿,这就是我们过去开放搞合资企业引进、消化、吸收,中国作为落后国家,就像其他国家在落后阶段都有一点山寨,违反知识产权,这都是一个学习过程。我们靠的是这个。过去这40年当中后面一个阶段,其实中国经济增长不再靠廉价劳动力了,前面降低劳动力成本,现在降低研发成本,我们不用每个事儿自己做,我们开放了我们可以观察,可以学习,很多东西没有专利,有专利我们也可以买专利,靠这些。现在美国人发现你靠这些来增长了,靠专利,靠学我们,他开始注意了。下一步可能中国的科研人员到美国去交流访问都会受限制,要切断我们的学习过程。这是核心问题。过去我们有相对优势,有后发优势,我们去学习,这是很好的。对我们自己来讲就形成了一种依赖,什么依赖呢?依赖学别人的,而自己创新的机制和能力提高的不够。

  所以到今天40年后,今天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40年的这个当口,美国人对我们搞这一出戏,标志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什么新阶段?自主研发新阶段,不是说马上都是自主研发了,但是过去历史进程都是渐进的,过去从10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引进外资了,我们派留学生。中间的10年可能是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同时发挥作用,然后后发优势发挥作用,现在我们进行自主研发,后发优势我们仍然引进外资,我们仍然对外开放,我们仍然大量留学生出国,我们仍然在网上可以交流,可以学习,我们仍然发挥后发优势,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自主创新的体制作用会越来越大,而且不得不走技术创新的道路,不得不改变很多我们创新机制的,进行创新机制的改革。

  最近一些事情,包括中兴,包括“贸易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一个警示的作用。过去我们讲,改革我们的科研体制,要让科研人员的产权成为它的激励机制,美国人之所以科研老发展,跟产权密集相关,80年通过一个法案,国家花钱搞的科研项目成果都可以变成科研人员个人的知识产权。当然作为知识产权不仅是一个保护不保护它,成为激励,这是最重要的,科研人员的激励,包括科研人员,包括经营者。只有这样我们整个的VC、PE、资本市场才能介入,因为它可以变现,他可以资本化,全域化,整个机制才能发挥作用。过去我们说的那些没人听,现在大家都在琢磨这事儿了,你非得改不可了。

  两弹一星的事儿,是一次性的技术模仿,技术路线,我知道这个东西能做出来,我把它做出来就是了,两弹一星是军用的,是军工,国家一次性的产品,可以不计成本,没有市场竞争,,也没有市场竞争,也可以不计成本,而手机这些东西,这些科技这些都是民用的,民用的就有市场竞争,市场竞争你就得讲成本、对等、权益、你违反知识产权有人告你。两弹一星没这个事儿,所以不能再用那套机制来解决我们现在的问题,我们必须既发挥国家的作用,在基础科研,在底层技术上的研发的作用,同时更大的发挥市场,发挥企业,发挥激励机制的作用,知识产权的激励机制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第一,我们中国的国家的发展进入新的阶段,40年正好是一个标志。

  在这儿对于投资来讲,投资机会来讲,大家也可以更多的去关注科技进步的发展。大家都在看这些,都在琢磨这些,不多讲了,很多人讲科技、独角兽这些问题。

  第三点,我想讲作为经济学者,我们还有另一点,进入新阶段,什么呢?就是消费进入新阶段,中国过去一个重大的经济问题确实是消费过低,储蓄太高。我们从2004年开始储蓄率超过40%,以后一直飙升,最高的时候52%,2012年的52%,2007年的时候51%。十几年来一直是这样的一个高储蓄,30几年已经很高了,日本、韩国,在他高增长的时候,一两年的时间到了40%,其他都是30,就是属于高储蓄阶段了,而我们特别的高。特别高的结果是什么呢?大家得理财,我们人均收入很低,8千多美元,但是我们的财富可不少,中国人有钱现在。当然是多年的高积累,你们银谷也做理财,大家老说我找不着投资机会。

  这个问题的反面就是消费过低,我们就得去找办法投资,中国投不下投外国,私人部门投下“一带一路”,反正花这笔外汇。就把我们储蓄要花出去,最根本的问是我们这样的经济结构,储蓄结构,对我们经济发展是不利的,确实要提高消费,要降低储蓄率。这事儿说了几十年了,说了二十年了,那个时候我就说,如果你说已经说了十几二十年没有解决的话一定有经济规律在那儿,一定有什么规律在那儿。而现在正在储蓄下降,消费正在提高,2016年的数据是44%,已经从52%降到了44%,这几年还是有成果的,而且从现在看这个趋势正在加强,而且今后这个会成为大的趋势。

  为什么呢?第一整个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尽管现在经济不景气,每年6点几,经济收入7点几,确实增长。第二,这一阶段的特点是,低收入阶层收入增长特别快,农民工,2007,2008年之后,每年17%,18%的增长,这个有很长一段时间,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对消费的刺激更大一点。有钱人已经有钱了,什么东西都买了,你再多挣一千块钱他不会增加多少,穷人,百分之九十几的钱都花了,孩子上学问题还没解决了,他多挣一千块钱,90%是消费。第三社保。第四,消费金融,现在大学生买手机都是12个月分期付款,有人老说现在的年轻人消费高,月光族,还借钱花,我说我们那个时候没消费金融,我没法贷款买东西,那个时候有消费金融我也贷款买东西,这不是行为变化,这是条件,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没法做这个事儿。然后是电商大大促进消费。

  最后一点,跟我们的40年相关,为什么出现消费增长?有钱的人开始退休了,退休之后的消费跟以前大不一样,以前是我们高收入,高增长阶段,高增长阶段大家同样的储蓄率,但是储蓄量很大。因此,干活的人大量的储蓄,而一个社会的消费分两块,一块是挣钱的人他消费,养家糊口,上有老,下有小,但是另一部分是退休人的消费,退休人的消费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过去我们是干活的人有一块消费,但是退休人的消费特别低。大大低于当前人的储蓄,在高增长阶段储蓄的量会告诉增长,但是退休人的消费的量仍然很少,为什么?他们当年储蓄挣钱的时候没挣过多少钱,他们多年的储蓄没多少钱,因此到了退休他也不可能高消费,我们80%的人,农村的上一代,等他60岁、70岁以后他有多少钱?所以这么一个结构变化,在所有的高增长的国家都有这个阶段,而且我们这个阶段特别长,量特别大。长期老一代的退休人员低消费,不是他们节俭美德,他也节俭美德,最重要的是没钱。外国人老问中国老龄化情况怎么样?我说中国老龄化情况跟你们一样,但是我们大概一两代人的间隔。你要想这些问题想不清楚,你就想你们退休的老人在干什么,我们的退休老人在干什么?你们的退休老人正在周游世界,或者卖房车周游美国,我们的老人在跳广场舞,给孩子的孩子抱孩子。

  而现在开始不一样了刚才我说退休的,挣大钱的一代人开始退休了,退休人员这块,经济叫负储蓄,退休人员的消费叫负储蓄,负储蓄这一块现在要开始增长了,这个趋势已经形成,正好40年。人这一辈子工作40年,在挣储蓄,挣钱挣储蓄的阶段40年,40年,20岁工作,60岁退休,现在到了这个结点了。所以我们40年正好两个大结点,第一我们进入自主创新阶段,高科技投资变得非常重要。第二个消费增长,消费增长就涉及到大量的产业了,大量的传统产业,我们说是传统产业,但是中国来讲新兴产业,包括一般消费品,包括休闲,还没说养老,养老还是后面的事儿,现在人长寿,现在老龄化,60岁退休活蹦乱跳的,80岁才开始养老,不要一开始养老消费,先是讲休闲消费。以前有钱没闲,现在有闲了,开始要花钱了,这一系列的行业,包括健身,包括保健,包括卫生医疗,包括旅游渡假,还有其他的精神的、文化的消费,在我看来,同样属于新兴产业,在中国。需要用新兴产业,它是传统产业,但是它是在中国正大的发展。有什么投资机会?既有高新科技又有一般消费品的生产,消费服务的发展。都可以成为我们投资的重要的领域,而且是具有可观回报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中国还是不缺投资机会,就看你选择好选不好了。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导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指出三大金融风险,,,第三是国企的风险。

问政智库 | 樊纲:从国家及宏观经济层面看待金融风险防控

综合开发研究院

2018-06-03 11:03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在上海举办的首届防范金融风险高峰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樊纲以“如何从国家以及宏观经济层面看待金融风险防控”为题,从宏观层面解析了金融风险防控的意义和影响。他表示,中国经济仍可以稳健增长。

  樊纲指出三大金融风险,,,第三是国企的风险。清理过剩产能也有如何兼并重组企业的过程,使得各行各业有更好的发展。金融风险值得我们认真对待,使得经济发展质量、效率更高。

以下为文字实录(未经本人审定):

  大家下午好。中国金融风险究竟在什么地方,有什么风险值得我们去关注,今天我从宏观的角度来谈一谈一般性的问题。

  中国金融风险是个大事,中国的债务风险等等是很严重的问题。但是反过来也不要夸大,不至于就面临着金融危机。外面很多人在说,中国的债务有多少,中国的债务率现在是265%。265%不是很高,西班牙300%多,日本是465%。我们不是很高。我们还有一些特殊的经济具体结构,这和其他国家还不太一样,我们有点像日本,日本的债务率中260%是政府债务。它的企业债务比我们低一点,我们的企业债务165%,日本大概140%,日本的政府债务比我们高很多。待会我要讲一个政府债务问题,这么高为什么不出事?不闹金融危机?美国、欧洲都比日本低很多。日本的理由是:债务都是我们日本自己买的,是自己欠自己的,是政府欠我们日本人的。

  我们中国也是这样,不欠外面的。对外面有很大的债权,有3万亿的官方外汇储备。日本人说我们的储蓄率比较高,因此也是不出事的原因。日本的储蓄率现在不到30%,我们2016年是44%,我们曾经最高的时候52%,日本在高增长阶段有一两年时间超过40%,所以我们的储蓄率比他们还高,中国人自己储蓄的钱,借给了企业、政府。

  我们和日本有点不一样,我们要严肃地对待中国经济的问题,但是也不要夸大。这些风险还是可控的,整个经济还是相对不会因为这样闹成金融危机。在谈金融风险之前,还是先重新定义一下,建立我们的信心吧,认真地面对、处理这些事情,我们的经济还可以持续稳定地增长。

  要讲到各种风险了,讲各种风险之前,我先说第一种风险:,。过去七八年时间,很多风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有点金融知识的人都可以看到:比如P2P的事情,P2P各国都有经验、都有做法,但得认证自己是金融机构,提供一些资质,这样才可以做P2P的业务。

  “庞氏骗局”,超市门口挂着给15%的回报率,骗大爷大妈的事情,是明显的“庞氏骗局”。为什么那么多金融危机,。。,,提出要控制金融风险,。这种被动导致市场的风险更高。

  首先要说的第一点是,。我们积累很多问题,很多事情是可以解决、防范的。

  第二,政府的金融风险。。金融危机之前,,2009年搞了刺激政策之后,当时刺激政策4万亿,4万亿还是两年的支出,真正的大头一年增加了6万亿的地方融资平台,一下子放了。以前为什么不放?1993年就是限制地方政府的欠债问题。后来都是政府债务,加上国企债务。后来从1993年到2008年,15年间地方融资平台也有,但是一共1万亿的累积存量,1万亿贷款。2009年一年从1万亿涨到7万亿。一下子放开了。这几年说要管,力度都不够,还继续在恶化。新一轮的平台是私人企业担保借钱。实际上我们说企业债务比较高,企业债务占GDP比重160%多,这里面企业贷款大部分是地方融资平台,给地方政府贷款,由地方政府担保。也属于地方政府风险。

  我们现在说政府融资风险和企业融资风险的时候,很大一块是这一块的金融行为,这一块要认真防范。,这些是长期项目,用金融债务的办法去做这种长期的项目本身就有问题。5年的债,5年的项目还没建完。我们的短期贷款没办法再支撑。这意味着你要去化解风险其实有很多办法。首先要控制,对政府的行为怎么控制,有时候还没法去控制,看地方能不能发债。,,通货膨胀、金融危机等等。

  第三方面,国企的风险。国企的债务率确实比较高,僵尸企业很多是国企,国企清理起来特别难,包括就业问题,债务率又比较高,国企的债务率68%,民企55%。所以要高度重视国企的问题。

  第四方面,民企也有风险。我想大家也应该认真地思考一下,我们需要大力发展民企,需要给中小企业提供融资的渠道,降低他们的金融成本。

  但是过去这些年经济过热,产能过剩的一个重要原因:各行各业产生了太多的企业。仍然是好产业,但是要想几千家企业都能够活得很好,永远活下去,这不现实。市场经济优胜劣汰,就需要不断地重组,不断地兼并重组过程,包括淘汰的过程。

  我们在过去经济过热时候,不仅仅是国企在扩张、民企也在扩张。产能过剩之后就是企业了。产能过剩后面是债务,企业的债务。因此确实有各行各业清理过剩产能,任由各行各业怎么兼并重组,使产业的集中度、数目减少,规模扩大,效益提高的过程。大家都在撑着,都不动。金融风险就要提前了。

  很多行业、企业你得努力去被兼并,可能就解决了你的问题。你要好的,去兼并别人,处于弱势地位的话,就需要被兼并。产业重组的过程当中,让各行各业得到更好的发展。

  中国确实有很多金融风险,也值得我们去认真对待。需要我们在每一个环节上,对待不同的产业,不同的企业,不同的行业,要认真地去处理、化解不同的金融风险。这样可以使得我们整个经济的质量能够更高,效率也更高。

  今天要通过金融科技来处理风险,这样的举措非常重要。做金融业,还是各行各业,首先不是怎么盈利,首先是防范风险,防范金融风险以后才可以盈利、发展。一切都好,一个风险可能就把你搞垮,不仅是对于企业来讲,对于国家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所以在这儿我也祝愿金融机构、各行各业的企业都能够高度重视这一块,同时有更好的发展。

更多精彩资讯 请关注世投网


 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