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也谈审慎对待“穿透式监管” 不是越深越好

2021-01-09 10:20:05

今早读《财经》杂志2017年刊,看到当年选修的“法经济学”教授邓峰先生的一篇文章《审慎对待“穿透式监管”》引发思考,作为一名服务在互联网金融一线的律师,我的体会也很深,写这篇小文呼应邓教授,同时,我们也相信监管机构有这样的胸襟和情怀,必然容得下“温柔的批评”。

通过监管是指“业务”,而不是“股东”。

可以回顾,“渗透监管”最早出现在互联网金融行业,2016年4月12日发布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监管实施计划”公告将其命名为“按业务本质明确责任”。

同时,2016年4月14日关于通过互联网实施资产管理和跨境金融业务风险监管的通知提出,渗透监管的方法是明确企业的本质属性,通过表面界定实施整顿责任。

由此可见,从源头上看,渗透监管的由来和适用范围只是界定企业的本质,而不是渗透到公司治理组织中,“识别”股东是谁,股东应该承诺知道所有的业务运作。

公司制度的建立是为了减少自然人股东和法人股东“创新”或创业的难度。他们不可能熟悉企业的业务问题,甚至无法将其外包给职业经理人的单一管理。股东必须充分了解金融或类似金融企业的业务路线,并签署担保等。恐怕这不属于渗透监督的“范围”。其实,它只能起到心理上的威胁性作用,“防止绅士,而不是小人”。

有一个“程度”的渗透,而不是尽可能深。

从业务实质而言,金融行业的业务无非“债”和“股”,从法律角度看,我国法律对于“债权”的地位给予很高,因此,很多业务门类都可以归结到A对B有债权,可以行使债的权利。

如果我们把所有金融业务和周边业务都“裸”到最底层,那么,大家都是赤条条的一个脑袋,两条腿。正是因为我们穿上了不同风格的服装,有不同造型的头发,化了点小妆,这个世界才丰富多彩。

如果像我国刑法一样,渗透监督只注重犯罪的构成要件、寻找资金流动和客观证据、配合供词等。这不是管理的艺术,而是问责的程序。

由于法律分为民商法、行政法规、刑法三道抗辩,所以我们必须尊重这一逻辑秩序,让市场首先工作,并通过平等主体之间的协商处理问题,即使是公法性质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也可以通过普通百姓之间的诉讼“解决纠纷、停止纠纷”;

然后,像金融类行政许可、备案等,有既定的行政法律、法规、规范性法律文件,那就按照提前说好的规矩来,而不是每一级都有“扩权”的冲动,一定要克制啊,“冲动是魔鬼”;

最后,造成严重后果,严重危害金融消费者利益的恶性事件,必须移交公安机关,走刑事制裁之路。

监管不宜“刺破公司面纱”

有法律依据的读者应该对“穿公司面具”一词有一些印象。实际上,立法的目的是,有些人一开始就想做坏事,利用公司破产的制度保护,恶意做侵犯其他交易对手的事情。因此,面具必须被刺破,找出里面的“邪恶”,惩罚‘邪恶’。

而监管在极端个案中使用,我们当然理解并支持。但如果作为基本监管原则,对全体从业企业都采取这种刺破的“强硬”态度,恐怕没有必要。

可以肯定的是,几年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外来创新”来制造市场的动荡,人们抱怨说,有必要使用“重码”的有力手腕来“切断混乱和大麻”。

然而,现在行业正在逐步稳定,合规、整改、备案也在逐步推进,我们应该相信,很多企业在这个行业都是好的,也可以为一些金融消费者服务,为实体经济的服务做出一定的贡献。

今年6月22日《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开业验收工作的通知》,提出将对相关股东资质进行穿透性核查等等,在地方金融工作局验收金融资产交易所(含中心)开业中,我们也发现程序越搞越复杂,对于已经拿到出生证的企业,还要各种论证其是否具有实质性的市场资质,搞得企业一头雾水,不知道上位法是否约束了评判标准,还是根据时事变化而不断变化。

综上,我们坚决拥护“穿透式监管”对于金融业务评判上的指导。

但是,督促各级监管部门和自律组织的领导要注意整体环境是要减少审批限制,未经批准归档,风险可控。在法律、法规范围内,权力可以平静地行使,管理和监督也可以灵活、有弹性,企业生活在当地商业环境中,不经历强烈监管的存在,公共服务是沉默的。多么美妙的事情。

以上是今天的分享,感谢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