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雷军说马云骗子、柳传志弃投百度、王兴骂滴滴垃圾…14位大佬悔不当初

标王财经2021-10-09 10:00:08

「 每一个聪明的人,都置顶了标王财经

我们从失败中学到的东西要比在成功中学到的东西多得多。

——斯迈尔斯

曾经,迪克牛仔一首《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怒吼出无数人对错过爱情的惋惜和悲叹,这份苦涩不仅在爱情里让人刻骨铭心,在投资者和创业者之间也同样让人悔不当初。今日的他们早已功成名就,但在这之前经历过的折腾,挣扎,不安,都没有错过来得扎心。

马化腾
“当初没有投资淘宝,我悔都悔死了” 




李泽楷
抛掉腾讯,失去成为华人首富的机会



张朝阳
你这东西根本不值50万



同样错过腾讯的还有张朝阳。



雷军
说的项目这么大,怎么觉得都是骗子



初创时期的阿里,因为人手不足,一个人恨不能当成几个人用。那时蔡崇信还没有加入,所以找钱这事儿只能马云自己硬着头皮上。


马云连着见了32个投资人,但都被拒绝,这其中就有时任金山总裁的雷军。当马云找到雷军的时候,手下却告诉雷军:“这人獐头鼠目的,满嘴跑火车,是不是做过传销?说的项目这么大,怎么看都觉得是骗子!我就给拒绝了,我又不傻,会让他圈我们的钱!”所以,这也就让雷军错过了入股阿里的机会。


可有意思的是,雷军十年前拒绝马云,十年后马云却投资了小米!


2014年12月,小米在新一轮融资中筹集逾10亿美元,投资方名单中的云峰基金正是阿里巴巴集团执行主席马云旗下的私募股权公司。这不禁让人感叹: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周鸿祎
这个团队不行,根本不像来融资的



王兴
我看了一眼就说了两个字:垃圾



创业前的程维曾在阿里巴巴工作过8年,一度是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那时候王兴已经创建美团,两人因为业务关系来往颇多,程维看着王兴在半年内换了三个办公室,公司人数从几十人扩张到一千多,搞得自己心里也痒痒,于是程维下决心离职创业。


程维在刚开始做滴滴的时候,找到了王兴,“我把我的产品拿给王兴看,我对产品自信满满,结果他看了一眼说了俩字:垃圾。”


王兴的理由是:“你看看现在的互联网产品,哪里还有需要注册的。”程维立即反问道:“你就不能多鼓励创业者,知不知道现在创业有多难?”王兴随后还是以商业大佬的姿态教训了一遍。


正是王兴的一句“垃圾”把程维骂醒了,根据王兴的建议,程维做了相应的调整,并立志“产品一定要做到70分以上”,同时程维也一直铭记着那句刺痛他心头的话,不断锐意进取,后来滴滴吞下快的,完成高额融资,估值甚至超过了美团,以及后来的美团点评。


柳传志
当年李彦宏来找过我,我没敢投



沈南鹏
错过京东,我开出40年来最大的一张支票



2008年红杉错过了京东的上一轮投资,后来沈南鹏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那一年正好开CEO峰会,在北京郊外一个会议酒店,来了30多家公司CEO,一天聊下来,所有人都讲2009年的情况看来很不妙。


当行情好的时候,1+1是叠加的状态,市场悲观的时候,相互之间却是感染的,沈南鹏就是受这样的情绪影响,造成后来没有去投京东。仅两年半,京东的估值就涨了40倍,沈南鹏肠子都悔青了。


做投资决策总是挺不容易的。在京东之后的一轮融资里,沈南鹏开出了40年来整个红杉投出的最大一张支票,1.5亿美元!两年半40倍的估值落差,压力山大的沈南鹏坦言:“如果出状况,我真的没办法面对LP,还好比较幸运,后来证明投资是正确的。”


徐小平
每次听见他们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绞



2012年10月,在斯坦福附近的肯德基里 ,徐小平见到了柔宇科技的创始人刘自鸿。两人畅聊了良久,但当徐小平听到刘的报价后,他选择了拒绝。“居然要3000万美金?A轮的项目就这么贵,虽然我是个光荣的天使,但是我丢不起这人。”


而就是这家被徐小平嫌贵的公司,从别的机构拿到钱后便开启了火箭般上升模式。2014年8月,柔宇重磅发布了其研制出的全球最薄(厚度为0.01毫米)可弯曲柔性显示屏,从此一战成名,成为明星公司。一时间,四五十家投资机构蜂拥而至,融资额度一涨再涨,创立仅 3 年多估值已达数十亿美元的柔宇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角兽。


回首这件事,错失柔宇科技成了徐小平10年来天使投资生涯中最大的痛苦:“每次看到它们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绞。把我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骄傲,碾压得粉碎。”


张颖
我发自内心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投



经纬中国的掌舵人张颖曾经投出过像滴滴快的、猎豹移动、陌陌、这样的独角兽公司,但也经常有看走眼的时候。


当年错过YY是张颖觉得特别狗屎的经历。那时,经纬中国5个投资人到YY公司总部去了解项目。李学淩(YY创始人)跟张颖一行人从早到晚聊了一天。讲了YY的业务数据,商业模式,完完整整地把所有的要点都跟他们介绍了一遍,但是五个人却没有一个听懂的,所以最后经纬也就没有进行投资。


可谁知道,拿到钱的YY就像开了挂一样,不仅早早就登陆美国资本市场,更是在当年开启了直播的风口,引领娱乐潮流,同时也让早期入股的雷军等人赚了个盆满钵满。


除了YY,张颖还错过了很多牛X的企业。其中京东给过经纬五次机会,但是张颖没有投。唯品会出来的时候,经纬也有接触,依然没有投。小米雷军很早就给过张颖一个投资空间,他还是没有投。今日头条六七千万美金的时候,张颖跟张一鸣聊过,最终也是没有投。


杨致远

我明明可以做Geogle和Facebook的爹



高盛

全体员工把下面这件衣服给我穿上




错过Google的又岂止杨致远,连大名鼎鼎的投行——高盛。也栽了跟头。


2004年8月19日,高盛在谷歌上市的这一天,给公司每个人发了一件衬衫,上面写到:“I turned down Google”(我拒绝了谷歌)


没有投资谷歌是一个很蠢的决策,当年高盛拒绝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这种没有赚钱特质的公司,看起来有点另类,不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由此,高盛一句话终结了自己与Google的缘分。


而高盛的经历也告诉所有的投资机构,如果仅仅从纯粹的赚钱立场上看,评价一个公司,往往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扎克伯格

拒绝这位工程师,我花了192亿美元的代价



2008年底,前雅虎工程师简•库姆和布莱恩•阿克顿向Facebook投简历,但双双被拒。几个月后,WhatsApp在山景城诞生,并迅速引起硅谷资本的好评。尽管一开始扎克伯格并没有对此太重视,但2012年2月,他还是忍不住向库姆抛出橄榄枝,然而库姆等人却完全没有回应。


库姆的团队全心投入到WhatsApp这款免费、方便的通信应用软件。在借助苹果应用的推送后,WhatsApp开始被大量装机。此后三年,WhatsApp迅速成长为一家百亿美元级的独角兽公司。


对手的崛起引起了扎克伯格的不安,2012年2月,扎克伯格开始接触库姆,但库姆和拒绝所有投资人一样,并没有给扎克伯格多大的面子;2013年2月库姆的用户增加到了2.2亿,而此时,公司员工才30人;2014年2月,扎克伯格最终开出了192亿美元的价格,并承诺保持公司的独立性,库姆和投资方红杉资本才同意了这桩“骇人听闻”的收购。


巴菲特

没有投资亚马逊,是我太蠢了




BVP
错过Intel、苹果、特斯拉、脸书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BVP)是美国一家创办有近100年历史的著名VC,他们已经成功帮助100多家企业在纳斯达克等全球各地的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即便如此成功,他们也错过了一大批知名的公司。


面对苹果:“这什么公司,估值6000千万美金?(IPO之前),高的太离谱了, pass!”


面对ebay:“一个卖邮票 钱币 漫画书的网站,愚蠢的点子,pass!”


面对facebook:“目前市场上已经存在类似的交友软件,别再做同样的事情了,那压根没戏。”


面对Google:他们当时租了BVP一个合伙人的朋友家车库办公,BVP的合伙人听了这个朋友的推荐后,说:“除了从车库走,我还能怎么离开你们家?”



每一个投资人,都曾经有过痛心疾首的时刻。投资机构的钱,天生就带着短期的基因,错过就错过了,无需捶胸顿足。其实,也正是这些错过,在刺激着每一家VC向着新的独角兽不断探索,且投且珍惜吧。


- END -

标王财经   ID:biaowang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