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网投网高管接受南都及艾媒网采访谈P2P监管暂行办法

网投网订阅号2019-06-04 20:07:58

8月24日下午,网投网首席品牌官徐学成接受了南都及艾媒网记者采访,对正式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发表了见解。


南都讯 昨日下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简称《暂行办法》)对外发布,一时之间朋友圈都刷屏了。各种热评当中,关注度最高的莫过于“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 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 0万元”。业内人士认为这将对部分网贷平台造成冲击,业务亟需调整。


    本土P2P平台发展迅猛,欢迎“正名”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共计八章四十七条。距离2015年12月28日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相差8个月。

    银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介绍,正式发布稿与征求意见稿的最大区别在于,进一步明确了网络借贷机构的定位,“网贷”机构是信息中介。第二,明确网络借贷机构是小额分散的经营模式。第三方面是进一步明确了网络借贷机构必须在线上经营的要求,禁止网络借贷机构在线下从事营销活动,进行虚假宣传。第四方面,进一步明确“网贷”机构充分利用技术手段提高效率、降低交易成本。第五,明确了网络借贷机构不能从事跨界销售产品进行混业经营。

    作为互联网金融业态的重要组成部分,网贷平台近几年的发展呈现出“快、偏、乱”的现象,即行业规模增长势头过快,业务创新偏离轨道、风险乱象时有发生。根据东莞互联网金融协会7月的数据,东莞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企业300多家,其中本土属性企业为60多家;本土P 2P企业30家。而P2P网贷平台发展最为迅猛———今年上半年,东莞本土P 2P平台累计交易金额近126亿,已经突破2015年全年交易规模。

    对于《暂行办法》的出台,不少东莞行业人士表示了欢迎。“终于出政策了!以后讲话都要有底气些了”。团贷网CEO唐军表示,政策正式出台,让网贷行业有了合法的社会地位,作为国家认可的、由银监会监管的一个行业,以后做很多事情都是名正言顺的,不会再受到社会的歧视和各种负面舆论的影响。“我们姑且不去说它的内容完不完善,未来会不会根据行业、市场的发展有一些大的改动或者改变,单单是确立了合法的社会地位,对行业及企业而言,就是非常大的利好”。

    网投网首席品牌官徐学成表示,“个人感觉跟征求意见稿的监管思路和基本逻辑还是一脉相承的,改动并不多,最大的改动是强调了负面清单制度和网传对借款人的借款上限的规定”。而负面清单的设立对平台来说是一种警示和规范的作用,就像个人信用档案一样,会促进平台规范运营的自律意识;对投资人来说,有利于对平台进行甄别,而且通过负面清单的设立,可以发动投资人乃至整个社会的力量,对网贷行业实行监督,促进整个行业的规范健康发展。


    借款“限额”冲击大,抵押类业务面临调整

    本次《暂行办法》当中,第十七条规定“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根据本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控制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及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防范信贷集中风险。”

    其中“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这一详尽的借款“限额”条例被认为最具杀伤力。南都记者采访当中,业内人士认为,一方面,让P 2P网贷回归服务于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和个人消费信贷需求,彰显普惠金融的使命,也能够分散风险。另一方面,认为金额上限较低,与现实情况不符,尤其是不少抵押类业务或面临暂停,大部分平台需在资产业务上做调整。


    出问题的风险,还是没有降低?

    对此,快来贷CEO席勇辉分析,“这个限制个人觉得多此一举,现在对金额大的标的,如果资产变现能力差,业内普遍不再认同。这好比大家都已经不愿意生二孩,你限制不限制二孩,其实效果不是那么明显。另外,真正对金额需求较大的客户,在收益和风险的权衡中。只要账算得过来,合规性操作也是很简单的事。因此,这个政策落不到实处”。

    而有平台根据自身定位,已开始根据《暂行办法》调整。唐军介绍,“虽然我们的服务对象以小微企业为主,但2016年上半年,我们的平均单笔借款金额只有23万。老板们用厂房、自己的车子、房产等做抵押,借款上限大部分也都在500万以内。只有很少量的超过500万,这部分我们将在12个月的整改期内尽快整改完善”。而今年跟正合普惠合作的消费金融及普惠金融一块,金额就更加小,消费金融只有几千元,普惠金融一般在4万-5万。

    以上提及的消费金融,被认为是平台今后转型的一个方向。然而消费金融对于个人征信要求高,尤其国内这一征信环节尚未完善,如果大规模开展消费金融业务,也会造成巨大的不良贷款风险。

    席勇辉补充,监管的核心在于监管平台业务的真实性和资金流转的合规性,真实性的控制在于平台须真实全面的向相关人员及监管机构披露相关信息,并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核查。资金流转的合规性,就是不让P 2P平台及相关机构触碰资金,由第三方机构存管机构来进行,并监管资金的最终流向。“不论是资金存管还是借款金额限制,都不是保证民间金融机构不出问题或没有倒闭风险的可能性。”

    下一步,银监会将制定网贷客户资金第三方存管的具体办法,明确银行业金融机构对网络借贷资金监督管理职责以及存管银行的条件等,更好地满足当前网贷行业资金存管的市场需求。

    新规借款“限额”上限较低,与现实情况不符,尤其是不少抵押类业务或面临暂停,大部分平台需在资产业务上做调整。

    ——— 业内人士认为

    业内观点

    并非有了监管

    就没有风险

    徐学成认为,对于东莞的P2P平台来说,最重要的也是最紧迫的还是顺应监管的要求,对不合规的部分进行坚决地调整,拥抱监管、积极配合也是网投网对待监管政策的一贯态度,希望各位同行能够齐心协力,合力促进东莞P2P行业的规范和健康。此外,作为享誉全球的“世界工厂”,东莞的小微企业众多,融资需求旺盛,P 2P行业应该在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方面多做努力,这也符合国家对P 2P行业的定位和期望。

    席勇辉认为,其实不用把P2P当成很另类的机构处理,可以考虑将平台作为基金管理的一种,同样是一个资金进出的平台。只是如今P2P是小额零散而且更灵活的基金形式,而基金告诉你的是预期收益,不承诺保本,但还是有不少人投资,一是因为投资人逐渐专业,他能权衡风险和收益;二是运营这支基金的团队实力和过往的数据情况可循。因此,平台采用现在的基金管理办法,对收益和风险要进行科学评级。

    另外,不鼓励平台对本金兜底,但可设立风险拨备金制度并由银行监管和披露,风险拨备金进行赔付,而赔付完后不再进行赔付。健康的金融产品经营依靠的是健全的风险控制体系,而不是“兜底”措施。“不能兜底”并不是放松监管,反而会倒逼平台不断强化风控体系,注重风险预警与处置能力的增强,加速优胜劣汰。

    至于去年P 2P行业里的倒闭风波,首先要承认P 2P是一个公司行为,这个倒闭跟其它公司倒闭本身是个很正常的事。如果一只基金破产或一家上市公司破产,投资者会闹吗?市场不是有监管就没有风险了,只要互联网金融行业存在就一定还会有“爆雷”。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以后也跟互联网资讯购物一样,是一个资源不断集中的趋势,一个地区没有几家能剩下来。但产生的问题和恐慌也不宜扩大化,导致什么都管,也不能以为政府一监管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监管要做的事情——— 监管平台是不是真平台、是否正规业务运营,有没有自融业务,有没有欺瞒市场。而不是说,监管平台只能在这个领域做什么,哪个板块做到什么程度。简单说来,是要渠道监管但不是渠道内的监管。

    他呼吁,东莞同行要积极拥抱监管,做好平台本身的信息披露工作。东莞各机构要提高从业人员的素质和修养,逐步让这个行业的人员也具备从业资格证(可以先让金融办核准)。

    采写:南都记者 梁锦弟



同期,网投网首席品牌官徐学成在接受艾媒网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现在能符合网贷最新细则规定的的平台其实很少。做车贷的、消费分期的,可以满足这样的条件,因为单笔金额都比较小;但很多规模大的平台其实都是大单模式的。徐总称:“网贷最新细则的监管方向是没错的。但目前来看,还是应该给予P2P网贷更多去尝试和探索的机会。其实之前出台的一些政策还是蛮好,比如给予平台自行调整或者退出的机会和空间。”





长按 识别 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