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楚天科技荣誉职员、首席投融资专家曾林彬:上学记(大结局)

楚天人2019-12-01 11:13:42


感谢作者授权楚天人推送


自从分享上学的故事,十一岁不到的儿子是忠实的读者,我之所以会写下这段经历,也是为让我们的下一辈了解过去二十多年变化有多么大。比如他会很奇怪为啥吃饭还用抢的?为啥没有菜吃?不能说小朋友发问何不食肉糜,而是过去这二十多年变化是在太大了,我们赶上了中国发展最迅猛的时代,个人和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用蛤粉最爱的一句话说: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对我们普通人来说,个人的努力加上命运的随机决定了人生之路。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给了放牛娃以机会,所以不管我们平时如何吐槽,我们都感恩这样一个时代,让我们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那一年高考最后成绩出来,我居然考了学校应届的最高分和阳君、周妹妹、廖君等上了重点本科,其他有七八个兄弟上了一般本科,一共可能有十几同学搭上了第一班车,绝大多数的同学去读了高四。那个年代县中的学生只有两条路,要么是高考直通车,要么曲线救国去当兵,当兵入伍学技术或者考军校算另外一条道路。通过复读后来中等以上成绩的同学都上了大学,现在分布在全国各地,都算小康人家吧。


@八大山债人 说自己当年复试了英语,本来要上高分子化学的,分数不够去了金融系,现在成了债券界教父,这就是个人努力和随机的命运。我们当初的目标就是考上大学,至于学什么专业将来要干什么,基本没有概念。所以在考试后出分数前填报志愿时候,老师拼命强调一定要填服从分配。我填报志愿的时候也是懵懵懂懂,自己对照标准答案再把作文估计一个及格分数计算下成绩就开始填报,想去中山医科大学学医学,但是当年招生只有一个专业医学营养学,自己犹豫一下想着去个远点的地方上学,恰好前一年有偶像级别的师哥和师姐去了天津,我就填上了天津。专业那时候最火爆的是管理、国际金融、贸易之类的,我也跟着瞎填了事,最重要的是划上服从分配。等到放榜知道自己考上了,心里反而很平静。拿到通知书才知道被调配到了化学类专业,完全没有概念就高高兴兴坐32个小时火车去上大学了。


进了大学,又是一片新天地,记得第一节课上高等数学,临下课老师说“布置一下作业……”课堂一片哗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上大学居然还要交作业,那一刻觉得自己还是图样了。大学就这样开始,中间无数的作业和实验,当然也少不了玩游戏、看录像,每个人的大学本科生活都可以写一本书,而我的那本算不上多么精彩。但是人对自己的本科大学是最有归属感的,因为那是真正成熟的地方,也是与一群人共同形成三观的地方。


我们专业是个小班,一届本科只有28个人,22个男生6个女生,现在已经成一个系了。上了大学我们才知道高中老师是骗人的,大学不是不学习,是要靠自己学习。所以自习室永远都要占座,图书馆的座位一般都是被学霸们占领。好在我们有一个教学楼跟实验室是混合的,那个楼一般不用占座,去了就有位子,大家都习惯了,后来才知道外系的人基本不去是因为那个楼的味道实在太大了,一般人受不了。我们在楼里做实验,刷各种试管和瓶瓶罐罐,自从知道那楼的下水直通学校的湖后,湖里的鱼我们是不吃的。

大学是一群好玩的人组成,各有各的神通。


我们班四个男生宿舍,一个根红苗正、一个卧龙成群、一个老实善良、一个天马行空。根红苗正宿舍的那个宿舍基本上大学都是学生干部都入了党,毕业后好几个成了公务员。卧龙岗的一屋子在一楼宿舍阴面,什么时候进去都有人在睡觉,九三学社说的就是他们。老实善良宿舍是我们的俱乐部,经常一屋子人在他们宿舍打牌,上桌的没一个属于他们宿舍,而且经常会叫“咋又没水了?”然后老实善良的同学会去水房打来开水,供打牌的人等享用,我所在的宿舍有天马行空气势,对集体活动没太大兴趣,属于散淡的一群人。


我们宿舍老大高大威猛,刚刚入学就把学校会堂标注成“求食会堂”,老大毕业跟女朋友去了广州,自己创业成功,现在当了老板。老二是云南丽江人,谈的一手好吉他,跟女生吹牛说我们那里养孔雀跟养鸡一样,养大象跟养猪一样,很是有女人缘,记得老二喜欢一个女生,经常让我们陪着去女生楼下等,约好了女生一出现我们就在30秒内消失,我和卧龙岗的汤司令陪她等女神时候,实在太冷了,汤司令拎起楼前的自行车举过头顶数次,暖和身子,引得夜间出没的女生们注目。老二苦逼的化学不好还上个化学相关专业,考化学经常要重修,但是他本科毕业后回老家一所高校居然教化学类专业课,后来考上了北大的博士,现在混在帝都基金公司当研究总监。老三是河北人,很是善良温顺,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后来去了外企,儿女双全,无欲无求。老小长得很帅,颇有苏有朋风范,刚刚上学时候非常幼稚,经常追着老二学习泡妞大法,后来去清华深造,混遍了全球知名的IT公司,现在还在著名的IT企业做销售。我曾经有一年非常迷恋游戏,几乎每天都去光临学校开的黑网吧,早上背着书包去上课到那个平房附近腿不停使唤就拐弯进了机房,从早玩到晚上10点,会托回去的同学叫云南的兄弟来接我,他会很默契的带20块钱,帮我交了15块钱上机费,剩下五块钱我买一盒炒饼算一天的饭。到了期末考月想起来要看书,三天把一本厚厚的化工原理自学完毕,去考试老师看我很陌生,以为是来补考的,侥幸还能考80多分,让天天上课还挂课的同学气的七窍生烟。那时候玩红警、三国、帝国、星际,总梦想自己能有一台电脑就知足了,后来突然心生厌倦,回归读书,对游戏再也提不起兴趣,网络游戏时代没再碰过游戏,侥幸在单机时代过够了瘾没再沉迷,后来很多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沉迷于网游不能顺利毕业,让人不胜唏嘘。


卧龙岗汤司令是个画画奇好的文艺青年,他在大二大三时候见我老去学校小平房的网吧玩游戏,很鄙夷你去那地方玩有啥意思?后来跟我去过一次后一发而不可收,光大富翁就自己玩通关好多回,还拉上卧龙岗的其他兄弟几个人围着一个电脑玩大富翁。毕业时汤司令专门拉我去那个小平房前合影,纪念自己电子游戏行当启蒙的地方,汤司令后来去了深圳学习动画设计,现在行业颇有名气。


卧龙岗有一位白少侠,他家高级知识分子出身,哥哥在欧洲留学托台湾人给家里带东西,台湾人打他家电话张嘴就是:“您好,请问白公馆吗?”说起来把我们笑喷了。白少侠高考分数很高,填报志愿时候咨询在本校任教的老师,想去学计算机,老师说“计算机和外语都是二十一世纪的工具,没啥好学的,生物、新材料才是二十一世纪的真正方向”,然后白少侠就填了我们专业,他是我们系少有的非调剂对号入座的,后来专业学习毫无兴趣,楼下邻居老师的课居然给了不及格重修,让他非常气愤。怒改行学编程,研究员出身的老爷子跟他打赌“你要是靠搞计算机挣到钱,挣一块赔你十块”,然而白少侠自学成才,在各大外企从事IT行当,成功移民后以外籍身份归国加入著名基金公司,不知道老爷子的赌约是否兑现。


卧龙岗还有一位内蒙汉子,外号老虎,性格豪爽,好喝酒。某日同学生日,大醉,半夜被我们抬死人一般送去医院催吐,灌催吐剂都不行,我们在旁边起哄“格泡你不行呀,再来一大杯,干了”,很快催吐成功,结帐时候我们才知道喝了最贵的肥皂水,后来我们总笑话他说早知道在宿舍给他拿碧浪洗衣粉兑水解决问题。内蒙汉子后来去日本留学,各种艰辛,以至于回来我们请他吃川菜,他看见回锅肉几乎热泪盈眶:还是中国好!老虎归国去了著名咨询公司人模狗样地提供各种咨询服务,娶妻生子后老虎变成了加菲猫,一直嚷嚷要经常聚聚而不得。传奇的是同系隔壁宿舍的哥们,我们玩游戏的时候他专门开发作弊软件,上了不到一年申请转系学计算机。突然有一天听说他自己公司在A股上市,市值上百亿,同学群里发出新闻,女生们发出一声惊叹“啊!”。


本着肥水不留外人田的理念,班上6个女生居然成就三对姻缘。班上第一帅哥兰君,青岛人士,为人宽厚,迎娶班里学霸,伉俪举案齐眉,儿女成双,事业有成,现财务自由,居帝都,羡煞旁人。忠厚老实屋多考研读博,入职大学和科研院所,唯有最受小枯干之老五,当年以考上五道口学金融为目标,同时以惊人毅力练就一身史泰龙身材,从南开博士毕业,和同班蔡同学有情人终成眷属,与妻女移居加国。班上男生老小和女生老小毕业后喜结良缘,夫妻恩爱,定居天津。女生的老大是学霸,每天早晚围绕操场各跑八圈,人送外号十六圈,有她在的时候,班级成绩第一非她莫属,后来轻松本校读研,毕业去了外企。老二现在实现人生梦想,在澳洲住海景别墅养条狗。老三本校研博毕业在高校做了教授,个个幸福圆满。


大二大三的时候大城市来的同学都抱着红宝书考托福和考G申请出国,这些事儿好像离自己很遥远。大三跑到临毕业的师哥那里去打听毕业去向,基本上都去工厂或者研究所,一问待遇都是挣个千把块钱,然后跑到隔壁学校问学经济金融的老乡,他们都去外企,一个月挣两三千,心里那个不平衡呀,凭啥一样上大学,我们天天写作业、泡实验室,人家天天看电影、小说、学跳舞,出来收入差别那么大。遂跟风去考研,而且不考自己专业,要去学经济学。一如考研深如海,改行考研的路各种艰辛,千辛万苦考到隔壁学校读研。


学校门口总理像下的字有小朋友念“我是看南门的”,我在那里跟着老师看了两年南门,恰逢老师要出国,我就申请提前答辩出来工作挣钱。作为导师的开门弟子,我跟导师一家的关系都不错,他老人家一直念念不忘我回去读博士,直到工作了七八年后导师才明白我再也回不去了。面临找工作的选择时候,因为化学没学好,经济学也是打酱油专业,很迷茫,没有明确的方向,跑去跟师哥咨询,师哥说你这样复合型知识背景去证券公司干投行吧,我问啥叫投行?师哥说:“投行就是帮着企业融资上市的中介。”我还是不懂投行的好处,继续问,师哥很耐心的给我举了一个例子:假定你跟你同学毕业,一个去了投行,一个去了公司,三年后同学的公司要上市,你可能是坐在会议室里面跟同学的老板一起开会的,而你同学可能是站在门口找老板签字的。投行是个平台,能让你接触到各行各业优秀的企业家,学到很多人生经验,当然啦,投行收入高,创业板马上要开板了,传说三年能挣一百万哟。不得不说我的师哥是个好销售,后来从投行出来自己创业,现在身价几十亿到处喂鸽子了。他的一席话决定了我的人生之路,以至于我后来去找工作时候,非投行不去,开始四处网上投简历。因为自己从理工科半路出家学了经济学,真的变成了券商欢迎的复合型人才,还有好几家公司给面试机会。记得到第一家工作的公司面试最后一关,副总裁问我“你有理工科和经济学复合背景,为啥申请投行工作,来我们这里做研究吧。”我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回绝他说“就想做投行,因为投行更锻炼人,研究就算了。”,副总裁虽然不喜欢我这样顽固不化,但是还是把没拿毕业证的我收下了,从此开始了字幕组的生涯。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我进券商的时候股市正火爆得一塌糊涂,等我入职后,知道同办公室都是人杰,北大清华好多个,还有省级状元和探花,顿时觉得自己学渣,夹起尾巴做人做事。谁知道入行后一路熊市,行情最低迷的时候同期进公司的很多人都主动或者被动离开了,我被领导找去谈话:行业形势不好,其他人都离开了,把你留下,但是收入要降降。于是我的三年一百万没见到,收入还从入行时候的5000块降到了3600块。那几年的日子其实就是熬,没业务没活干,光学习了,还有一个重要工作就是陪着研究部的小伙伴们数跌停板。05年后又一轮牛市到07年,传说中的创业板迟到了,但是中小板先开出来,字幕组才真正开始迎来春天。现在的投行据说成了一个名利场,公司招人时候筛选实习生的简历经常感慨幸亏我们早出生了十多年,要不现在肯定找不到工作。十多年的字幕组职业生涯,见过人家高楼起宴宾客,也见人家楼倒屋蹋,心态平和的一塌糊涂,只想平安健康才是福。其实在哪里都缺不了干活的字幕组,无论工作如何艰辛,比起上学路上的种种,都是云烟。所以一直怀揣感恩之心,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工作,用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去赢得客户的信赖和尊敬,毕竟我们是码字工。


两年前职业生涯遇到瓶颈,放牛娃成了沙滩上的前浪,跟领导谈好辞职那天发了一个朋友圈: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放牛、看娃,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亲人和朋友

我要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PS:《上学记》是这么多年来自己头一次很认真的回头看看从乡村放牛娃到帝都黑车司机走过的路,没想到动笔写来,居然写了这么长,看起来艰辛,但是自己当时当地乐在其中。要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感谢一路上父母、家人、老师、朋友、同学、同事的支持与包容,爱你们!

 • 全文终 • 

文 | 曾林彬   图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