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财网平台

金矿石如何提炼黄金你了解多少?手机含金量远超金矿石,废旧手机到底去了哪?

上海热点通2019-03-14 20:46:54

“一吨废旧手机中至少能提炼出150克黄金、100公斤铜和3公斤银,而一吨金矿石则只能提取约5克黄金。但若处理不当,这些废旧手机中的铅、汞、锡等将对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灾难。”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在沪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人大副主任郑惠强递交提案,建议通过社区和互联网等渠道建立废旧手机回收渠道,并制定废旧手机处置标准。

伴随着iPhoneSE的开卖,新一波换机潮应声而至。新手机的到来意味着旧手机“失宠”,有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更换手机用户数量达到2.2亿,高居世界第一。大多数情况下,旧手机会先在家庭成员中流转,然后被闲置。至于回收,由于价格低、渠道杂、环节多,市民的接受度并不高。如何合理处置废旧手机,成为难题。

  放着是鸡肋卖了不值钱

  废旧手机该何去何从

据一份互联网调查显示,约50%的用户手机更换周期为18个月,有20%的用户一年之内必须换手机,2014年中国更换手机用户数量达到2.2亿,高居世界第一。

那么,这些被淘汰的旧手机又该如何处置呢?先是内部消化,主要就是在家庭成员中流转。“我买iPhone 6s的时候,就把5s给我妈用了,而我爸就用我妈本来用的那个4s。对于我爸妈这辈人来说,即使是旧款智能机,功能也足够了。”市民吴小姐告诉记者,自从她读初一时拥有了第一台手机后,每当要换新手机,旧手机基本都是这样“再就业”的。

在采访中发现,子女淘汰的旧手机留给父母用,老婆用剩下的手机老公换来用,这样的情况在不少家庭中普遍存在。不过,旧手机在历经两三轮的易主后,最终都会因为功能不全或是性能老化而被闲置。

“有次收拾家,发现家里不用的手机有六七部,有些是早就过时的非智能机,放着和鸡肋一样。”吴小姐表示,这些闲置的手机都没坏,只是款式或功能过时,于是她照着楼道内张贴的“高价回收二手手机”小广告上的联系方式,让商贩上门来回收。考虑到手机内还有隐私,吴小姐还把这些旧手机挨个充上电,格式化了一遍。

没想到,商贩上门后给出的回收价格让吴小姐连连摇头。“非智能机无论型号5元一台,三星智能机20元。”吴小姐表示,这些手机中便宜的买来时也要两三千元,如今回收只值几块钱,令她无法接受,最终她还是将这几块“鸡肋”重新放进了抽屉中。

流动商贩报价低,通过互联网平台回收旧手机,价格也不高。在“爱回收”网上,记者输入自己闲置的诺基亚N97和三星S5830i这两款入门款智能机,报价分别为5元和17元。只有iPhone 5s、iPhone6、三星S6等少数机型(未拆机、功能完好、八成新以上)的回收价格能达到千元左右。

  隐私被泄露中间环节多

  手机回收暗藏灰色利益链

手机本身体积小、易储藏,加之回收价格低,因而很多市民会将淘汰的手机闲置于家中,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担心废旧手机被回收后隐私会泄露。

“我当初把手机内的短信、通讯录等信息都删除干净了,可卖给回收的商贩后,还是出了问题。”有受访者表示,曾经遇到过商家打来的推销电话,对方不单能准确地说出自己的名字,连亲戚朋友的名字都能说出好几个来。回想起来,可能就是旧手机内的隐私被泄露了。

明明手机里的个人信息已经删除了,为何还能被不法分子利用呢?记者了解到,二手手机市场中存在着一条灰色利益链:有些商贩回收手机后会交给一些团队,专 门用于恢复手机信息,从中筛选有价值的内容,再进行售卖。据一位手机软件开发人员介绍,从技术层面上看,手机上的数据删除后只要储存路径没有被覆盖,都能 通过软件恢复,即便使用手机自带的“恢复出厂设置”功能,也无法彻底删除全部数据。

通常,回收后的废旧手机一般有三种处理方式:一是能 够正常使用的整机作为翻新机流通到特定市场,作为二手机售卖,其中以苹果公司的iPhone最为普遍;二是某些手机厂商将回收来的旧手机内的完好零部件进 行拆解,用于维修;三是完全无法使用的报废手机会交给处理机构进行碾压,提炼有用的金属资源,但这种处理方式基本是“做一单赔一单”,因为只有处理体量足 够大时,才能借规模效应盈利。而在这三种方式中,只要这些废旧手机落入或途经不法分子之手,其中的用户信息就有可能被复制、售卖。

据了 解,手机主要由外壳、液晶显示屏、线路板、电池四部分组成。手机外壳主要由工程塑料、金属铝、不锈钢等组成;手机液晶显示屏的主要成分是金属铟和玻璃;线 路板占手机重量的15%-25%,它和手机电池中都含有金、银、铜、镍等贵金属和有色金属,几乎每一个部件都可以回收利用。正如郑惠强所说,一吨废旧手机 中至少能提炼出150克黄金、100公斤铜和3公斤银,而一吨金矿石则只能提取约5克黄金。可见,手机中的含金量远超金矿石。

既然废旧 手机能“炼金”,为何回收价格还这么低呢?渠道杂、环节多是主要原因。据一位手机回收从业人员介绍,长期以来,线下的手机回收行业是一个金字塔:塔底是在 社区摆摊、摇着铃铛、骑着三轮车的流动摊贩;再上面是街边店、数码商城内的“黄牛”,这部分商贩不具备直接供货给全球最大的二手手机交易场所——深圳华强 北的能力,只能把货卖给本地的二手手机销售平台;再上面是从事区域性批发业务的一级回收商;再往上才是深圳华强北,而金字塔的塔尖是自营手机翻新、主要出 口发展中国家或批量卖给农村的经销商。“从塔底到塔尖,每一层环节都需要产生利润,因而,市民所能接触到的那些回收商贩,往往给出的价格都很低。毕竟他们 回收后也需要再转卖给上一级,从中赚钱。”这位从业人士介绍道。

  拓宽回收渠道制定处置标准

  构建科学环保回收体系迫在眉睫

废旧手机“浑身是宝”。然而,处理不当,其中所含的一些有害物质就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据悉,一块手机废旧电池的污染量相当于100节普通干电池,造成的污染相当于3个奥运标准游泳池的面积。因此,当务之急是要规范回收渠道,建立起废旧手机的科学环保回收处置体系。

首先,要拓宽回收渠道。目前,国内废旧手机回收主要依靠小商贩或者手机维修点收购。这种不规范的回收方式不仅效率低,而且污染环境的可能性大。环保人士建议开展社区废旧手机回收计划,由政府牵头,在社区街道、学校、写字楼等设立专门的废旧手机回收点,并积极鼓励社区志愿者、公益性服务机构积极参与到废旧手机回收点管理中来。

其次,要细化政策,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让手机生产商或运营商承担起废旧手机回收的责任。由于电子产品成分复杂,由生产商承担回收乃至无害化处理的责任,已成为国际通行规则。但是,目前我国相关行业的主要精力还集中在产品研发和营销上,这就在客观上加速了手机淘汰的速度。2015年,工信部、财政部等四部委发布了《关于开展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责任延伸试点工作通知》,明确提出生产者在电器电子产品设计、生产、回收、资源化利用等环节具有主导作用。此外,今年3月1日起实施的第二批《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补贴目录扩容中也包括了手机,手机生产企业要想获得补贴,就得承担起废旧手机回收处置的责任。今后,政府部门还需进一步细化政策,明确补贴标准,解决回收价格低、途径少的问题。

最后,要积极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在德国,废旧手机回收由运营商主导,运营商在手机专卖店内设立柜台,用户只需将旧手机、电池和充电器放进已填写好地址和支付了邮费的信封里,投入专用信箱即可。在美国,回收废旧手机有三种途径:手机回收公司与移动电话运营商签订协议,为客户设立了1万多个废旧手机收集点;各移动电话销售公司的营业点免费向客户提供已付邮资的信封,客户可将淘汰的废旧手机免费投寄到手机回收利用中心;开展社区废旧手机回收计划,目前有600多个慈善机构和社区团体参与。我国可参照发达国家的经验和做法,完善旧手机回收体系,比如鼓励运营商推出“以旧换新”、“旧手机抵话费”等活动,促进手机用户主动将废旧手机提交回收。